一场事先张扬的失败之后,映客该何去何从

宣亚中止收购映客,是一场事先张扬过的意外。

今年5月,这起交易意向宣布之初,就因为各种不寻常而引发各方关注。首先是收购方的身份令人意外,斗鱼、一直播、陌陌、花椒,YY,这些直播行业的玩家不是美股上市公司,就是背后站着腾讯、阿里等巨头。而映客选择的是创业板上市不到3个月的宣亚国际。后者的主营业务是公关和品牌咨询,基本可以算作按件计费的传统行业,营收想象力远低于月流水可以做到两三亿的直播平台。乍看起来,这是一起地位倒置的收购。

这起交易还因其复杂的操作方案而显得格外特殊。简单来说,可以理解为宣亚没有足够资金,只好跟映客的股东借贷来实现收购。绕这么一大圈,是因为它别无选择,只能通过现金收购来避开证监会审核流程,增加成功概率。毕竟蛇吞象式的收购,很容易引发证监会的特别关注。至于映客的各投资方究竟是心甘情愿当债主,还是因为无法拿到理想报价而被裹挟前进,也只有局中人才知晓。

只是,即便是普通人都可以看出这起交易的操作难度,更何况是监管部门和密切保持关注的同行们。不难推测,这起交易于昨日宣布中止,大概率是因为政策风险。毕竟影视、游戏、娱乐等虚拟经济是国内资本市场的“重灾区”,赵薇和黄有龙夫妇收购万家文化失败且证监会警告的前车之鉴犹在,没有人想再鲁莽地撞在枪口上。

收购失败之后,宣亚和映客各有麻烦。宣亚需要面对的是复牌之后的股价下跌,而映客需要独自面对的,是跟2017年年初截然不同的竞争环境。

事后看来,通过被宣亚收购来实现曲线上市,对映客来说更像是一种急切的防御动作。

一场事先张扬的失败之后,映客该何去何从

它仍然在赚钱,根据今日网红发布的《2017年直播行业半年报》,映客在今年上半年的流水破20亿,远超花椒、一直播等同类平台。即便是直播增速明显放缓的下半年,映客在主播分成排行中仍然可以列入前三。但对映客来说,它已经远不复2016年作为流量变现代表时的风光。

风口已经从直播转向短视频和电竞,下半年人们讨论的是快手和今日头条,猜测它们还能将估值推得多高。没有了风口的加持,映客必须提前做好布局。它原本的打算是,通过宣亚这个上市公司主体,在资本市场获得更多的弹药,应付接下来从其它赛道上杀过来的对手。

主打手机直播,全民主播的映客之所以一开始能够成为黑马,是因为它瞄准一二线城市用户,抓住了9158、YY等PC端秀场直播没能抓住的人群。但到今天,直播已经成为标配,且不说老对手陌陌和花椒,就连抖音和美拍都上线了直播模块。它们在人群定位上与映客相似,甚至年轻人的标签更加突出,毫无疑问会对映客构成威胁。

比对手更可怕的是大环境的下滑,直播行业用户增速放缓已经是个无法逆转的趋势。在谋求收购的这段时间里,映客在产品和运营上也进行了诸多尝试,好吸引更多用户。现在的映客除了推荐页还保留着美女帅哥主播的身影——这是它起家之初最吸引人的一点,已经越来越像个电竞直播平台,吃鸡、王者在首页都有单独的频道入口。除此之外,小视频的入口也被放在首页最显眼的位置上。

要知道,游戏直播曾经被映客CEO奉佑生认为“商业模式最不完备”。因为它更需要强内容运营,要获取头部主播,就必须出高价签约费。这跟秀场直播通过打赏分成的现金流模式截然不同。至于短视频,虽然流量上你来我往打得热闹,但也属于商业模式并不清晰,需要依靠烧钱养用户的产品。

即便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映客也不得不为,因为用户在向这两个领域聚集。游戏直播和短视频是两条已经太过拥挤,且基本上座次分明的赛道,就连B站都有自己的游戏直播。

在新的战场,映客的身份从先行者变成了后来者,它要面对的也已经不仅是花椒或是陌陌了,它的竞争对手来自四面八方。

延伸阅读

15个月后,直播的泡沫破了 | 36氪深度

宣亚映客重组终止,映客或谋求独立上市

直播大转型!映客正在“去直播”化,转向新娱乐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