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高校电竞纪实:中国电竞社、韩国职业工厂、美国NCAA、日本…

世界高校电竞纪实:中国电竞社、韩国职业工厂、美国NCAA、日本…

在电竞产业的火热势头下,高校这个汇聚了无数年轻人的消费场景,也成为了不少人心目里一片值得开垦的蓝海。

在电竞全球化的趋势下,生态圈和世界各国高校学子们聊了聊他们眼中的高校电竞。

文/ Alvis雷

编辑/ 郭 阳

中国高校电竞代表:海经学院的起与伏

“海口经济学院第三次打入《英雄联盟》全国高校联赛,成为了全国八强。总决赛位于西安,我校的五名选手决定自理所有的路费和食宿,想向老师们请假,与中国其他七所学校奋战到底争取荣誉。但即便要求如此简单,都没有得到校方的批准。”

三年前,因为老师的一句“不准假”,不忍放弃机会的海经学子们不得不对外发表了一封长达千字的公开联名信,利用舆论的压力强行将电竞社的优秀选手们送上了飞往西安的航班。

那一年,海经电竞社的选手们最终取得了全国季军与2万元奖金,尽管这个成绩谈不上最佳,但也是从那时起,海经校方才开始认真思考起来:电竞对于这所学校究竟意味着什么。

一年后的第四届全国高校联赛,海经电竞社的出征没有再受到校方的干预。经过12个月艰苦训练的他们击败了集美大学,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全国冠军,并在同年冬天的LICC国际高校冠军杯上取得了世界亚军的佳绩,让这所在全国排名中并不靠前的学校用另一种方式扬名世界。

世界高校电竞纪实:中国电竞社、韩国职业工厂、美国NCAA、日本…

夺得世界冠军的海经

在取得骄人的成绩后,校方当初“拒绝电竞”的态度发生了巨大转折,还破天荒地向电竞社及其指导老师额外嘉奖了3万元——这也是国内迄今罕见的对电竞社的官方嘉奖。在得到校方的鼎力支持和彻底扶正后,电竞社的发展一路扶摇直上,当一年后他们重返全球总决赛的舞台时,海经历史性的以全胜战绩获得了全球总冠军,让这所高校为世界所瞩目。

“我们第一次参加官方高校赛事,几乎是谁都打不过。我们几个为了提升成绩,就大家凑了点钱去租了个房子,上完课就拼命跑出去训练。”尽管海经电竞社如今功成名就,也得到了校方认可,但对于已经毕业一年的战队领队而言,往昔岁月的艰苦情景仍历历在目。当然在条件变好之后,现在海经电竞社已经把选手们的训练时间调成了平日19-21点、双休日14-21点,显得更加科学和规律。

此外,领队还告诉我们:“现在电竞已经成为了我们学校的金字招牌,不但现在有很多新生因为我们的电竞成绩而来海经上学,而且学校明年还将会开设电竞专业。”

相比于其他学校电竞社团常年只能在阴暗中发展,如今的海经电竞社已经开设了6个职责不同的部门和9个不同种类的游戏项目,以及十余支梯次分级鲜明的战队。在关键的社团纳新中,校方还专门将学术中心的第二报告厅借予电竞社,供他们举办隆重的新生见面会。

世界高校电竞纪实:中国电竞社、韩国职业工厂、美国NCAA、日本…

海经电竞社新生见面会

日本高校电竞现状:政府与校方支持力度不足

但对于世界上很多高校来说,海口经济学院无疑是幸运的。

“学校其实就和企业一样,都是无利不起早。校方支持和竞赛成绩本是一对悖论,没有校方支持,竞赛成绩要提高就会变得很困难,但没有绝对优秀的竞赛成绩,校方支持则更无从谈起。”来自日本东京大学的电竞社社长兼LOL战队打野选手Shu8告诉生态圈记者,如果海经最早没有那几位天赋出众的选手、艰苦训练的精神和大赛夺冠必要的运气,或许这所学校的电竞就不可能会有抬头之日。

就像在S7全球总决赛中表现糟糕的的LJL(日本《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战队Rampage一样,东京大学最近一次和中国高校战队交手的记录发生在今年12月的WUCG,而当时他们的对手正是如日中天的海经一队昆仑战队。当然结果也是不出所料,他们被海经0-2轻松带走,从场面上来看,双方无论是对线还是团战,实力差距十分显著。

对于糟糕的成绩,Shu8显得十分无奈。“其实电竞在日本并没有未来,日本人对于游戏和电竞的概念几乎没有区分。”他告诉圈哥,由于日本的主机游戏文化过于发达,在许多人眼中游戏应该就是一个放松的工具,而不是竞技的载体。

游戏在日本被政府认为只是纯粹的娱乐,而不是一项体育运动,因此电竞(游戏)比赛被单纯的看作是一场娱乐产业的营销活动,奖金也就依照法律不得高于10万日元(6000元人民币)。

世界高校电竞纪实:中国电竞社、韩国职业工厂、美国NCAA、日本…

比电竞赛场热闹许多的东京电玩展

事实上,这种程度的奖金在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养活职业选手和战队,更别提是在物价不菲的日本。所以相比于中国高校电竞的类职业化发展,Shu8向我们透露,全日本虽然有2000多个电竞社团,但都是属于学校里的非官方社团,由于其属于游戏而不属于体育的性质就决定了,电竞社不可能像足球社一样得到校方的任何支持。同样,相比于海经每周专业严苛的训练计划,他表示东大的选手更像是个极其业余的团体,仅仅是每周看选手空余时间安排3-4次训练。

不过电竞全球化的趋势是恒定的,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开始逐渐意识到这一体育新形态对于展现综合国力的积极意义。如今,LJL在日本的影响力开始上升,《英雄联盟》厂商Riot也给当地的高校LOL电竞带去了新的希望——ACS(All-Campus-Series)高校电竞杯赛和JCL(Japan-College-League)高校电竞联赛。

但是,政策没跟上始终是一大掣肘,这意味着奖金限制的条款对于ACS和JCL来说同样存在。

“JCL影响力小一点,是没有奖金的;ACS稍大,Riot会给我们发放价值17万人民币(300万日元)的旅游产品来取代奖金,用以规避法律,但这种做法能够持续多久仍未可知。”在Shu8的言语中,我们能感受到他对现实万般的无奈。

甚至在采访结束后,Shu8还积极地和中国的电竞从业者们交换联系方式,希望未来在我们国家举办的国际性赛事中能够尽量地叫上他们。

世界高校电竞纪实:中国电竞社、韩国职业工厂、美国NCAA、日本…

东京大学电竞社社长兼打野Shu8

韩国高校电竞:选手制造工厂

相比于日本高校电竞“没认知、没成绩、没支持”的死循环,在电竞产业中有着先发优势的韩国则给出了另一套高校电竞的解决方案——选手制造工厂。

刚刚过完自己21岁生日的Arora是韩国全南科技大学“电竞选手制造工厂”的一名“工龄三年的员工”,在每周五天的工作日里,他都会在“工头”的监督下,一刻不停地和几百名“工友”一起进行游戏训练。

“来到这所学校后,我只认识两种人,一种是站在峰顶的唯一王者,一种是余下所有的失败者。”他告诉我们,这所“工厂”是由韩国著名企业大韩航空的子公司Jin Air赞助建立的电竞学院,专门引进了韩国前职业选手和顶级教练、分析师,为LCK(韩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培养职业选手苗子,其中特别突出的将会直接被选入Jin Air自己的LCK战队JAG效力。

世界高校电竞纪实:中国电竞社、韩国职业工厂、美国NCAA、日本…

韩国全南科技大学中单Arora

在这种极端严苛的竞争环境中,韩国人确实培养出了颇具实力的电竞新星。在WUCG(世界大学生电子竞技联赛)的半决赛和决赛中,Arora担当全南科技大学战队的中单,一手沙皇、发条用得出神入化,带领队伍轻松夺得了全球高校总冠军。

对于他极为优秀的对线技巧和补刀功底,前世界冠军中单、时任WUCG解说的若风也不由惊叹道:“这个小伙子虽然还没毕业,但至少已经有了LCK替补中单的实力。”

其实,WUCG全球总冠军或许只是这所“电竞选手制造工厂”的冰山一角。在去年参加S7全球总决赛的三支LPL(中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战队中,韩国ADC选手Mystic不但是WE战队无可争议的绝对核心,更是LPL年终最佳ADC、最佳外援的提名获得者。然而,这位LPL超级巨星的另一重身份却是Arora前两届的老学长,也是这家“工厂”的“旗舰产品”之一。

世界高校电竞纪实:中国电竞社、韩国职业工厂、美国NCAA、日本…

WE王牌ADC选手Mystic陈圣俊

当谈及未来时,Arora表示自己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成为一名和老学长Mystic同样优秀的职业选手。“在没毕业之前,对我们来说最大的挑战还是国内的LCB高校联赛,在韩国还有大量天赋异禀的选手、100多支实力超群的高校战队,只有打败了他们,才有可能更接近职业战队。”Arora带着坚定的语气补充道。

美国高校电竞:看上去很美

然而颇具意外的是,并非所有人都想和Arora一样,在未来去当一名职业电竞选手。

来自美国加州大学的Tim是一位狂热的《DotA2》爱好者,在两年前他和四名兴趣相投的校友成立了加大电竞社《DotA2》战队。

根据普华永道的预计,美国电竞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2.6%,电竞收入将会在2021年达到约3亿美元的数字领跑全世界;同时在今年,各大NFL、NBA球队相继投资或成立电竞战队,征战NA LCS(北美《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和OWL(《守望先锋》联赛)。理论上,美国应该会是未来3-5年全世界电竞最热的地方。

“其实美国电竞并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光鲜亮丽,这里《DotA2》、《英雄联盟》等传统的MOBA类竞技游戏的发展较差,至少有一半人仍执着于主机游戏和SPG体育模拟类游戏。”尽管在年少轻狂时,Tim曾为了自己钟爱的《DotA2》被父母认为是不误正业、乃至赶出家门,但当他真正通过高校电竞进入这个圈子以后,却发现美国的实际情况和自己梦想中的电竞世界完全不同。

世界高校电竞纪实:中国电竞社、韩国职业工厂、美国NCAA、日本…

斯坦福大学的电竞社团

“相比于NCAA和传统体育,高校学生和老师对于电竞的认知和喜爱非常一般。尽管电竞的趋势还是在的,但NCAA还在就商业化一事进行摇摆,学校暂时也没有给我们提供任何的支持。”基于这种特殊的情况,Tim告诉我们现在全美大多数学校对于电竞的态度仍旧是十分冷淡。

据Tim了解,除了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和哥伦比亚大学会真正地对电竞社提供资助、开设相关专业外,其他高校均没有太多动作。

和意外遇冷的电竞相反,由于加州大学较高的学术地位,对他们格外关照的是游戏公司。Tim的另一位队友向圈哥透露,由于自己对暴雪系游戏也见解颇深,他已经拿到了暴雪游戏《暗黑破坏神》研发部门的Offer邀请,将会在日后加入这家巨头公司。而Tim和其他几位加大同学也纷纷表示,自己虽然喜欢打游戏,但不甚看好美国电竞的前景,会选择在毕业后尽量去游戏公司上班,并成为一名游戏策划。

“你看现在的电竞产业,赚的最多的还不是上游厂商?”他对自己的判断充满自信,狡黠一笑间,也留给了美国电竞一片深深的无奈。

从高校到行业:电竞赛事会为行业储备足够人才吗?

WUCG的创始人卫东冬曾在采访中告诉体育产业生态圈,他希望这项赛事能够为向往职业电竞赛场的大学生们,提供一条连接职业俱乐部的明朗通路。但从实际情况来看,WUCG的这份理想仍然需要接受“大学电竞社成员就业选择”的真正拷问。

在对中国高校电竞先行者——海口经济学院昆仑电竞战队进行采访时,比赛发挥神勇的打野选手小老虎主动放弃了进军职业的念想:“我曾想过,但打职业太辛苦了、不自由,以后还是随缘吧。”而在场的其他四名成员也大多表示,自己只希望将电竞当成爱好,并无发展成职业的想法。

世界高校电竞纪实:中国电竞社、韩国职业工厂、美国NCAA、日本…

海经昆仑战队打野小老虎

尽管这仅仅只是五名海经选手的职业选择,但就教学环境造就学生理念的角度看,中国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像韩国全南科技大学“制造工厂”般教学环境的高校,同时海经已经算是国内电竞开放程度最高的学校之一了,并且昆仑战队又是这所学校水平最高的队伍,因此,他们的就业选择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此外,如今国内高校电竞中存在的乱相仍然是需要去避免的。“我做社团最痛恨的就是外部电竞公司拖欠我们学生的费用。”武汉大学电竞社《DotA2》项目负责人Pigeon告诉我们,如今社会上电竞从业人员素质的良莠不齐,在很大程度上打压了学生们对电竞那份最初始的热情。

“在很多电竞从业者眼里,学生是为他们迅速完成工作的廉价劳动力,执行费用、奖金等能省则省、能拖则拖,甚至拖到学生毕业之后彻底成为死账,过分透支学生热情的行为无异于竭泽而渔。”Pigeon愤慨地抱怨着曾经遇到过的种种乱相。

因此,虽然在外界看来,高校电竞场景是这个行业的绝佳蓝海,但其实仍然面临许多的观念冲突和固存问题,世界各国之间的电竞文化和客观市场环境也亦有不小差异。

面对着电竞产业的爆发,高校这样一个场景得到了各方的重视,但想要真正从这里挖掘出财富与人才,还需要有关企业、高校以及社团的进一步的深耕和努力。

世界高校电竞纪实:中国电竞社、韩国职业工厂、美国NCAA、日本…

体育产业生态圈www.ecosports.cn原创稿件,欢迎转发,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寻求转载请添加圈哥微信(ID:tiyuchanyeco)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