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用互联网思维,却做不好硬件

提及互联网思维,大家头脑中可能会闪现很多词汇:参与感、流量、免费、爆品、迭代等等。这些年,这些概念火爆过、恐惧过,也逐渐深入到每一个互联网人的血液中。

这些思维,过时了吗?并没有。只是,在这一轮AI浪潮中,不适用了。

在移动互联网之后,是一个AI技术赋能万物的时代,是一个软硬件结合的时代。软硬件结合的浪潮,从2014年亚马逊发布Echo开始,逐步蔓延到国内。

  • 谷歌在2017年收购HTC 手机业务,同年召开硬件产品大会,参加CES展;
  • 2017年,阿里和小米先后发布音箱,掀起国内音箱大战;
  • 2018年,百度战略投资小鱼在家,3月发布小度在家;
  • 2018年,猎豹举办机器人之夜,推出了5款机器人。

AI + 硬件,一时间,好不热闹。只是喧嚣过后,可曾有想过:那些曾经引以为豪的互联网思维,即将成为 AI 时代的一根枷锁?

此话怎讲?切不能危言耸听!

真理越辩越明,我们先从2017年和2018年,国内两场喧闹的硬件发布会说起。

一、现状:两场互联网式硬件大会

AI技术需要硬件作为载体,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只是这个进程,互联网企业走得并不顺利。

1. 2017百度世界大会:设计至上,谁为直觉买单?

2017年11月,渡鸦在百度世界大会上,发布了三款创新产品。渡鸦强调,这三款是依靠『直觉设计』做出来的产品。

在互联网领域,的确有不少设计出众的精巧产品,比如:笔记应用Bear、涂鸦应用Lake等等。但在硬件领域,哪怕是设计出众的苹果,也不敢走片面极端。

从Apple Watch、Airpods到iPhone X,设计是很重要的一个要素,但更是一个向外探索与向内权衡的艺术。

互联网领域,产品的高难度设计,背后意味的是开发时间和人力成本;在硬件领域,产品的高难度设计,背后是工程可行性、性能稳定性、产品成本等一系列问题。

一个成功的硬件产品,是不会把自我主观直觉,凌驾于产品要素的最高层。无论是音箱、情感机器人还是家庭机器人,其实都有不错的智能产品。我们如果把渡鸦系列和同类对比,功力高低,可见一斑。

2. 2018猎豹灯光秀:当梦想遇上伪需求

这样的现象,在2018年,再次上演了。资金雄厚,梦想磅礴的猎豹,发布了五款机器人产品。它和渡鸦发布是产品一样,都是没法落地的『战略性』产品。

我们避开梦想先不谈,来看这些产品的对立面。

主打音质的小豹音箱,对立面是死磕音质的HomePod。PPT里的音质好,和用户口中的音质好,是两个概念。为了做好音质,苹果是声学实验室早在六年前,就开始了研发攻坚。好的音质,需要工程的打磨。

9999元的陪伴机器人豹小龙,对立面是销量型产品How are you。

How are you售价2000多,也是这四年消费机器人浪潮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产品创始团队深耕教育行业多年,深谙儿童产品的设计取舍。移动性固然酷炫,但带来的额外成本,远不如强化儿童内容来得有价值。

自诩『全球首款』五星级服务的机器人豹小秘,对立面是云迹的酒店机器人。

目前服务机器人,大多需求不强烈,云迹的酒店机器人,算是一个实际应用的小案例。如果客人在房间需要毛巾,云迹机器人能自动上电梯,送过去,减少了服务员跑腿的次数。真真切切提升效率,带来价值,才是服务机器人的设计原则。

至于移动售卖机器人豹小贩和机械臂,在内行看来,概念没什么新奇,离市场化也还很远。(参考文章:消费机器人发展史

或许有人会说,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何必在乎外人眼光?

对于看客来说,的确可以这么认为。但如果你是投资人,你是公司员工,你投入了资金或者青春,你还会这么认为吗?

硬件产品重决策,方向错了,一个小的改动,都会牵扯成本、硬件选型。推倒重来就是大半年,哪来什么走一步看一步?哪来什么小步快跑,敏捷迭代?

忽视硬件方向的慎重性,以互联网快跑迭代的思维来设计机器人,或许是猎豹式机器闹剧的根源。又或许,把它当成一场彻头彻尾的梦想秀,何必认真。

无论是百度还是猎豹,在互联网时代,都有着优秀的产品,为什么纷纷在AI硬件上栽了跟头?是不努力吗?是资源不够吗?是没用心吗?都不是,这些都不是问题的本质。

问题的本质在于——根深蒂固的互联网思维。

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软件产品从电脑转向手机,商业格局已是剧烈震荡。那从移动互联网到AI硬件,从互联网生态到软硬件一体,背后的变化,必然是更加剧烈!

在这变化的背后,产品设计,需要从原先的互联网思维,切换到整体式思维。

二、互联网思维 VS 整体式思维

1. 产品形态的底层差异,造就了上层产品思维的差异

一旦产品的底层逻辑改变,上层的产品思维、方法论,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在这一轮AI硬件化的浪潮中,不应该从互联网思维去演化硬件思维,而是要从硬件产品的底层,重新推导全新的整体思维。

要彻底理解两个思维方式的差别,我们需要把两者进行解剖。从产品功能、产品设计、产品价格到开发机制,对比两者的区别。

  • 功能:软件产品强调的是满足需求,硬件产品强调的是达到预期。
  • 设计:软件产品的设计,强调用户体验。在硬件产品的设计,强调整体体验。
  • 价格:互联网产品的边际成本为0。但在硬件领域,免费不可行,每卖一台产品,就是实体成本。
  • 开发机制:软件产品快节奏,敏捷开发,小步快跑。硬件产品重决策,更新迭代需要以年为周期。

如上四个方面,我们下面分别做一个阐述。

(1)功能:实现功能 VS达到预期

设计互联网产品时,产品的一个主要工作是设计功能,满足需求。大部分的功能是点状、一次性的。比如:评论点赞功能、歌曲收藏功能。功能一旦上线,意味着这部分需求被满足了。

但在硬件领域,产品的满足,往往是指用户预期的满足。

什么叫做达到预期?

你花500元买了一个新的运动耳机,音质和你之前500元的旧耳机一样,那这款耳机的音质是达标的。如果新耳机比旧耳机还要好,那你可能会对别人说:这款耳机音质很棒!

这里说的音质好,是指它的音质,超越了你的预期。脱离了预期这个参照点,直接谈论音质好坏,就像空中楼阁、镜花水月。从这个角度,渡鸦Raven H 说音质好,要和同价位的Sonos 1比,不谈价位,跨越式比拼性能,都是耍流氓。

和软件功能的多样性不同,硬件产品的核心属性屈指可数。比如:智能音箱,一级属性是价格、音质和技能。对于耳机来说,一级属性是价格、音质、佩戴。

产品功能必须落实到具体的用户预期上,才能量化,才能落地执行。

在硬件领域,之所以不谈功能实现,要谈论用户预期。是因为预期本身,不仅包含了功能实现,还包含有实现程度,用户不仅关心有没有功能,还要关心功能的程度怎么样。

在互联网领域,大家很少提及预期,因为产品是免费的,只要有,就是好的。一旦顾客掏了腰包,产品本身就承载有用户的预期。

不及预期,会抱怨;达到预期,则无感;超预期,就尖叫。

付费和免费,天壤之别。

这几年,智能音箱在全球普及流行。亚马逊在推广Echo音箱的时候,就善于洞察用户的预期。

起初,Echo 在2014年底公布时,对外的标价是199美金。说实话,这个价格是很高的。当时家庭音箱的旗舰是Sonos play 1,售价也是199美金。虽然亚马逊内部员工知道,Echo是一个革命性的智能音箱,压根没法和传统音箱相提并论!但是,消费者不知道啊,他们只会把它当成一个家庭音箱,只不过这个音箱会说话罢了。

亚马逊的策略非常聪明,在最开始的半年里,Echo的预售只针对会员,而且是以半价进行购买。在2015年上半年,谁也不知道一场语音交互的革命即将到来,但确是有大量的尝鲜用户,被Echo的低价吸引,率先体验了Echo。

99美元,就当买一个普通音箱,也不吃亏 —— 早期 Echo 用户评价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