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带货”雷区满满,你中招了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几天前,一则题为《32岁主播年带货7亿,收入超章子怡》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热议。高收入主播排行榜中的那些耀眼颜值与吸金比拼,更引来大批网友的关注。

对此,许多网友纷纷表示十分羡慕和向往带货主播的高薪收入和惬意生活,但也有些用户质疑数据或者交易的真实性。的确,颜值经济潮流的魅力是毋庸置疑的,直播也的确为部分聪明漂亮的主播开创了一条内容创业的致富之路。然而,在这个看似充满金矿的电商领域里,似乎并不像我们看到的那样充满阳光。

“虽然钱损失不多,但还是很气呀。” 小白领April就是一位习惯跟随买手主播的潮流推荐,经常购买国内外时尚鞋服的剁手族。然而最近一次“带货”,她却发现自己买到了“山寨品”,让她十分生气。April告诉懂懂笔记,买主播推介的产品,图的就是彼此信任,但却没想到会半道“翻车”。

那么,她所遭遇的“带货”经历,究竟是偶发性的个案,还是普遍存在于直播电商领域的现象?

主播“种草”卖“大牌”,居然全是山寨货

半年前,April在朋友的推荐下也迷上了电商直播。喜欢“买买买”的她在没有接触电商直播前,购买衣服、包包、化妆品等时尚商品,都要自己做足功课,货比三家。有时候购买海淘商品还要通过海淘平台,物流转运,耗费了大量时间,让她感到十分心累。

然而,买手主播这个行当的出现,却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April的烦恼。因为这些自称站在时尚前沿的主播们,会把符合潮流、性价比高的商品,通过直播推荐给千千万万像April一样的喜爱时尚的女性用户们。同时,她们有专业的渠道,可以从全球各地“带货”,大大节省了挑选、比对、转运商品的时间和精力。

“但最近在几个主播‘种草’下,买的几件衣服,却让我肠子都悔青了。”她发现,原来熟悉的几个时尚主播,已经渐渐淡出了用户的视野,取而代之的“新生代”却又鱼龙混杂。甚至有一些主播,卖着假冒伪劣和高仿产品,“说是大牌尾单,但其实拿到手之后,却是假货。”

她告诉懂懂笔记,这部分主播的“与众不同”之处,就是推荐产品时,对于品牌、产地、来源总是模棱两可,但却通过诸如“尾货”、“同厂”、“转销”等令人误会的用语措辞,引导用户将商品往大牌、正品等方向思考,并造成了先入为主的错觉。

“虽然和正规渠道的正品长得相似,价格还略低一些,但材质却十分的次,甚至包装上的印刷都模糊不清。”April表示,从这部分买手主播那购得的所谓品牌服装,就别提三标了,有时候连印刷的图案都是经过“山寨”微调的。其价格也仅比海淘渠道略低,也就便宜一两百块钱而已。

或许有人会有这样的疑问,那既然所谓的主播“带货”,在价格上并没有太大的优势,那为什么还要选择购买她们推介的“买手货”呢?April说:“那是因为一直以来都很信任这些主播的时尚审美,也相信她们有一定出货量,能够拿到具有价格优势的产品。”

而这几次购物遭遇诚信问题后,她大概白白扔了一千多块钱,虽然对于一名习惯“买买买”的时尚白领来说不算多,但她还是觉得要追究到底。“毕竟没有反抗的声音,这些主播就会变本加厉肆无忌惮的卖假货,还会有更多用户被忽悠,从而上当受骗。”

然而,April的维权之路,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引流社交平台交易,买家维权举步维艰

“这里面的猫腻是在太多了,直播只是幌子罢了。”当April找到一位卖假冒衣服的主播,要求其退款退货,对方却以交易是通过微信完成的,不涉及质量问题不予退换为理由,拒绝了她的要求。

她告诉懂懂笔记,之前这名主播在某电商直播平台上推介这件衣服时,个人店铺里的销售价格是比较高的。当她想要直接在店铺拍下这件衣服后要付款时,对方却通过聊天软件告知她,如果走微信通道付款的话,可以再便宜一些。而且很多没有在直播中推介的新款,也会在朋友圈展示。

“虽然这些电商平台规定不能添加微信,但她用VX号和壹贰叁肆等文字发来了微信号码,我也就信了她的邪。”April表示,因为之前也有主播通过微信的方式完成“带货”交易,所以她一开始并没有产生怀疑。对方甚至发来产品不涉及质量与描述问题,恕不退换的条款,她也照单确认,“结果现在麻烦了,哪怕重新翻看直播录像,她也没描述得很清楚,更没有提及品牌的字眼。”

更要命的是,除了直播中推介的那一款衣服之外,她还在这名主播的“安利”下,买了两件朋友圈推介款。购买之前也都没有细细确认过相关的产品描述。

“视频、图片都看不出材质区别,再加上她能说会道的三寸不烂之舌,想退款退货就是没门。”据April透露,这名主播一开始还“亲爱的、亲爱的”叫着,到后面直接露出了狐狸尾巴,直接还把她拉黑了。

更让她生气的是,自己去直播平台上留言维权时,这名主播还会怂恿大量所谓的“拥趸”,纷涌攻击April,有的甚至还人身攻击,“打感情牌,我只服这些表现得人畜无害的主播。”

与April相比,消费者佘茜的遭遇就显得更加跌宕起伏。除了同样被忽悠通过微信交易之外,在她将钱打给“带货”主播之后,对方就将她彻底拉黑了,电话也被加入了拦截。在直播平台上留言也被直接踢了出来。

“我被说成同行捣乱,而且也有许多人骂我,有的还人肉到我的微博去了。”佘茜告诉懂懂笔记,在偶然间,她发现这名主播在招“买手”代理,或许是想通过发展下线铺假货。于是,她换了一个微信号,假装成意向代理,想询问对方如何拿货,却被怒对了一句:“什么都没有就想说代理,弱智”,之后就被拉黑。

佘茜怀疑,这些所谓的“带货”主播,性质其实跟微商差不多,甚至就是“升级版”的微商。无论宣传推介、展示的渠道如何变化,最终都是想尽一切办法,将用户引导到微信上进行交易。为的就是微信直接交易,缺乏证据留存,出了问题之后用户难以维权,能够轻松规避相关的责任风险,“投诉维权耗时耗力,最后我也只能吃哑巴亏。”

在广州嘉禾从事服装批发多年的宏哥,也证实了佘茜的怀疑。他向懂懂笔记透露,这部分“带货”主播的忽悠伎俩,还远不止如此。

无良主播“带货”,假货盈利近十倍

“她们(部分带货主播)的销售利润高达十倍,很可观!”做了十多年服装制造,宏哥对于服装批发的门道可谓烂熟于心。他告诉懂懂笔记,从前年开始,除了生产之外自己也开始转型微供(微商供货),主推产品包括男女OEM时装。因为市场有需求,所以他也小批量的做着“山寨货”,主要是供应给部分电商卖家和微商。

“就我知道的,从去年初开始就有部分从广州拿货的电商、微商转战直播平台,而其中微商居多。”他表示,由于近两年微商产品因为品质问题受到了许多买家质疑,加上多级加价使得产品本身失去了性价比,因此不是很好做。对此,那些“聪明”的微商都学会了自我“包装”,例如把自己包装成“主播”是最没有风险的,“用户对于电商的信任度,还是比较高的,加上网红经济又那么火。”

然而,转战直播之后,这些自认为“聪明”的生意人并没有改变原来的销售习惯和模式。据宏哥透露,在直播电商平台上那些比正品价格低10%以上的衣服、鞋包,很可能是假货、高仿货。就以美国某潮牌服装蒙XX的T恤为例,正品海淘价格为2300元左右。而部分主播“带货”价只要1500~1800元。

“我们这边工厂仿的最好的,能98%接近正品的货,拿货成本也只有180元,三标齐全而且图案一致。”他告诉懂懂笔记,因为这款潮牌销量大,所以下单的主播也很多。倒手一卖,一件山寨的同款衣服,利润就已经超过了700%。即便是单价较低的国内潮牌,利润空间也不会低于150%。

此外,宏哥还透露,许多主播不愿意在电商平台上交易,除了规避责任风险之外,就是逃避发货的时效限制。因为大部分微商转型而来的主播,拿的货都是通过微供市场一件代发的。

也就是说,主播下单之后,“宏哥”们就会根据订单的地址,将货品用快递发出。所以无论是哪个地区的“买手”主播,只要是向宏哥下单,发出地址就一定是广州白云,“发货时效上她们控制不了,所以对粉丝最常说一句话就是,急单我们不接的。”

同时,宏哥还告诉懂懂笔记,除了广州之外,能够为这些主播供应山寨货、高仿货的地区,还有温州、莆田等地区。各地区产品也各有特色,“莆田的奢侈品是仿得最真的,温州潮牌是做的最好的。”

坐在手机前,穿着山寨“大牌”,和粉丝们娇滴滴的聊上几句。一些所谓的买手主播,利用泛娱乐平台所赋予的影响力,利用用户的信任,以“带货”为名触手山寨商品,赚取动辄数倍的丰厚利润。这是要怪直播平台监管不严呢,还是市场上套路太多?

在电商平台上,这些居心不良的卖家本身违规成本就不高;而当她们开始把直播平台上的流量,引流到社交平台转化交易时,违规成本则可以说是几乎为零。

从大的范畴来说,我们相信在直播买手中,有很多主播是真正用心在创业的,真正用专业的视角在为用户筛选好的产品。但若要从根本上杜绝“类微商”中的“害群之马”,除了平台要加强制度监管之外,消费者更要擦亮双眼。

请记住,天上没有可能“掉馅饼”,更不要轻信所谓的超低价全球“带货”,一定要避免在没有任何第三方保障、见证的社交平台上产生交易,以免上当受骗而追悔莫及。

【钛媒体作者:懂懂笔记; 微信dongdong_biji】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