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公司应该“大家长”式集权,还是以人才为中心分权?

编者按:Product Hunt的创始人Ryan Hoover在Medium发表了文章Decentralized Startups,简单写下自己对初创公司管理、运作模式提出了自己的看法,but当年的他可没选择分权的初创企业。那到底是啥让他改了主意呢?好吧这篇文章没说那么深入,读者朋友们就随着我瞎看看吧。

对未来工作的思考和对我们今天初创公司的方式的威胁

2012年的时候,我第一次遇见Matt,当时他正在努力地建设着自己的第一家初创公司Coderwall。我们的互动虽然简短,但却令人难忘,一年之后,他订阅了我和Nathan Bashaw每周一出的简讯,我注意到了这一行为,然后跟他联系了起来。

创业公司应该“大家长”式集权,还是以人才为中心分权?

Matt和我的邮件往来

那时我刚刚转职到另一家创业公司,正在谋求新的机会。

2013年8月14日,Matt和我在Episenter Cafe见面(当时的我还没有表现出后来的对Philz咖啡的迷恋)。我们坐在靠后面的一个桌子旁边,不显山不露水,开始谈论他的新创业公司Assembly,这个平台让世界各地的开发者能够同时自行组装和构建产品。 但是与传统的开源社区不同,Assembly推出了一个名为App Coins的代币系统对人们的贡献进行奖励,使人们能够在产品的成功中也获得利益。 

就在他描述他宏大的愿景的时候,我忍不住想了无数次这会怎么失败……以及万一这事儿要是成了,那会是怎样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克服了法律障碍和进行了种子轮融资之后,Matt和他的团队架起了Assembly公司的四梁八柱,公司开始步入正轨。他们建立了一个名为“Helpful”的支持性工具,以及一个名为“Artfactum”的艺术发现平台,甚至还有一个名为“Gamamia”的游戏。 不得不说其实还是棒呆了的。

不过不幸的是,由于背后金主的关门大吉,轰轰烈烈的Assembly公司也只好黯然收场,曲终人散。 

Matthew Deiters在其Twitter中写道

我们没能把握好市场时机,却想面面俱到。

时至今日,我们又迎来了一波新的浪潮,人们再次以各种形式延续着当年Assembly公司的使命,搭建平台,使初创企业的分权得以实现。 

2014,十字路口

在2014年初,我创立的Product Hunt开始受到关注。那会儿我的机会已经来了,但我需要帮助才能实现目标,因为我没有钱支付工资。为了在旧金山过活,我动用了我的储蓄。我那时考虑了各种各样的选择:

1. 在朋友的帮助之下逐步(缓慢地)建立起事业;

2. 为事业争取风险投资;

3. 允许Product Hunt社区参与产品建设过程 。

我发了这么一条Twitter:

@ProductHunt早期,我们筹集资金并组建一个团队之前,我们考虑跟整个社区一起构建它,资源完全公开。在2013年,管理和设计正确的激励结构将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虽然选项3颇为引人注目,并其跟我们的“公共建设”价值相一致,但存在太多的担忧和风险。产品的贡献者是否应该获得公司的股权?如果他应该获得股权,那么该如何分配股权?我该如何管理一个分权的的志愿者团队?我们如何避免群体思维的弊端以做出明智的决定?

而且,考虑到我首次创业,我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去追求这条不寻常的道路。硅谷的精神是使人去追求风险投资,这条路可以说是轻车熟路,模式固定。这是选项二的思路。 

我们最终选择了通过风投募集资金这条路,并且通过了 Y Combinator 公司的面试:Matt在YC公司是驾轻就熟,在帮我们通过面试这一环节劳苦功高。即使事后看来,我认为选择了第二项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我仍然很好奇如果当时选择了第三项,今天可能会怎么样。

创业公司应该“大家长”式集权,还是以人才为中心分权?

Product Hunt网站截图

分权初创公司的萌芽 

鉴于最近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进步和对二者的兴趣,我想起了当年Assembly公司的大胆努力。很显然,他们那时时机不当,而且也许太过贪心。毕竟,分权的创业公司面临着几个独特的挑战,其中包括:

  • 由于民主导致的平庸设计设计平庸。创新产品毕竟不是建立在民主基础上的。

  • 处于温室中不敢去开放的市场中与对手竞争。

  • 留住人才。虽然排他可能是人才的劣势,但它们是集权式初创企业的特点,以激励人们度过困难时期。 如果招募员工掉以轻心,那许多成功的创业公司根本走不到今天。

尽管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困难,但时至今日,我们又迎来了一波新的浪潮,人们再次以各种形式延续着当年Assembly公司的使命,搭建平台,使初创企业的分权得以实现。

  • Ellcrys——一个区块链网络,允许世界上的任何人创建、参与或贡献开源软件产品,并允许他们获得其贡献的补偿。

  • Origin——是使用Ethereum区块链和IPFS创建共享经济市场(例如Airbnb)的协议。

  • district0x——一个分权的市场和社区。创建,运营,治理。由Ethereum、Aragon和IPFS提供动力。

  • Aragon——一个让世界各地的人们能够轻松和安全地管理他们的组织的项目,它提供工具,让任何人都能成为企业家,并管理他们自己的组织。

  • SDKD——一个代码模板市场,每个代码持有者都能得到合适的回报。

  • Horizon State——基于代币的区块链投票和决策平台,通过区块链技术的完整性和无法伪造的属性,获得人们前所未有的信任。

  • Colony——Colony是帮助人们一起整理各式材料的软件。

  • Comakery——一个共同建设项目并获得未来收入份额的社区。

  • Gitcoin——一个可以使开源开发人士在使用它的时候将其工作货币化的平台。

  • Bounty0x——一个分权的赏金猎人平台,可以让任何人来管理赏金项目,赏金猎人可以完成任务以获得报酬。

  • DAO——是一个分权的自治组织,旨在为分散的项目提供风险投资,但最终由于一个致命的错误而失败。

展望工作的未来

创业公司应该“大家长”式集权,还是以人才为中心分权?

虽然为时尚早,也未经证实,但分权的初创企业可能会对集权的初创企业造成严重的威胁。在一个成熟的市场中,前者会吸引才华横溢的人,使贡献者能够选择他们想要从事的项目,而不需要依赖于兑现时间表或排他性的承诺,并获得他们真正关心的项目的直接补偿(以及潜在的财务自由)。

未来的工作场所将比我们今天看到的更加全球化,那时将是全然不同的面貌。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