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个性化推荐感到恐惧?RSS阅读器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日臻完善,其恐怖之处开始显现出来。从各种购物平台上无处不在的广告追踪器,到各种各样的个性化推荐算法,都在悄然间吞噬着每一个深入其中的人。不幸的是,没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祛除这些弊端。不过,如果你厌倦了控制你在互联网看到什么东西的黑箱算法,你还有一个喘息的机会,它一直存在着,但始终被人们忽视。厌倦了各种社交网络?对个性化推荐感到恐惧?来,RSS了解一下。

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意味着要找到一个Digg Reader的替代品,它在3月26日停止服务。但还有一些人在五年前Google Reader关停之后,就已经不再使用RSS了。不过,也有一些人已经转移到了Feedly上去阅读自己的下一篇文章了。当然,对于另外的一些人来说,要先搞清楚RSS feed究竟到底是什么——我们等下就会谈到这个问题。

不管你现在是怎么获取信息的,在这个算法泛滥的时代,除了社交网络,个性化的新闻资讯客户端,还有很多工具能够满足你的需求。

RSS从未离开过

一般来说,RSS是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三个单词的首字母缩写,中文意思是简易信息聚合。RSS最早诞生于1997年,在世纪之交时流行开来。其目的很简单:以标准化格式跟踪特定网站内容的更新。

在实际使用的过程中,它可以全面、定期地更新你最最喜欢的网站全天发布的所有内容。把它想象成一个终极的聚合器,它会把你喜欢的网站的内容当作食物,直接喂给你;或者,更常见的是,通过RSS 阅读器这个中介向你提供信息。

从RSS阅读器中获取新闻,与从Facebook或Twitter或Nuzzel或Apple News等获取新闻相比,有点像把自助餐和用菜单点菜进行对比。无论哪种情况,你都能够决定你到底想要吃什么。但自助餐给你一个全新的选择,可能你从未见过。

“获取新闻的方法有很多种。一开始你可能觉得社交网络很有趣,但是,把社交网络和算法混合在一起的时候,你会发现有很多噪音泡沫,在这里你不能百分百地控制算法,来决定你到底想要看到什么,”流行的RSS阅读器Feedly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埃德温·霍达巴克钦( Edwin Khodabakchian )说。“像 Feedly 这样的工具,就给你提供了一种更加透明和可控的方式,来获取你所需要的信息。”

拥有1400万用户的 Feedly 是市场上最大的 RSS 阅读器。它的功能完全可以满足人们的需求,并且自2008年以来一直存在。而且在Google Reader关停之后,有许多老用户都转向使用它了。但这并不是你唯一的选择。

基本上所有的RSS阅读器的功能都大同小异。你告诉它们你想要关注那些网站的RSS——比如《纽约时报》或者《连线》。它们会自动收集这些网站发布出来的每一个新文章的标题,并为用户提供与之对应的内容,有些是信息片段,有些是完整的文章,这取决于信息源。但是,每一个RSS阅读器都会在这个过程中进行一些调整。

举例来说,在过去的两年里,Feedly 已经倾向于成为一种研究工具而不是被动的娱乐工具。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与开放的网络平台形成差异化。“如果你追求娱乐性的内容,那就不是与其他的新闻工具竞争了,而是与Instagram等其他人们用来消磨时间的平台进行竞争,”霍达巴克钦说。“但是反过来说,如果你把它当做是一个智能工具或研究助手,就能从中看到巨大且日益增长的需求。”

尽管如此,Feedly还是为休闲的用户提供了一些服务。它有一个干净的用户界面,其免费版本可以让用户追踪100个来源,并且可以分为三类——新闻、体育、幽默,或者其他任何用户感兴趣的类别。它还能显示每个故事在Feedly和各种社交网络中的受欢迎程度,让用户了解人们正在阅读什么内容,但不会让这些信息来决定用户看到的内容。付费版本(Feedly大约有10万名用户购买)可以给用户提供更多的订阅源和集成,以及那更快的更新和更好的团队工具。

如果想要获得更多的复古的感觉,你可以尝试一下The Old Reader,这个阅读器在保留RSS阅读器的体验的同时,强化了社交组件。

“我们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进化的,”本·沃尔夫( Ben Wolf )说,他的Levee实验室在2013年收购了The Old Reader。“我们正努力保持现状。”

对于上百万左右的Old Reader用户来说,这意味着没有太多的花里胡哨的东西。即使它添加新的Feed的机制也比其他同类型的阅读器更加繁琐。但如果你组织得当,它将会给你带来快速和轻松的体验。如果你能够说服一些朋友加入进来,它的社交功能将帮助你克服混乱。最重要的是,这里并没有太多获得新闻的方式,这正是愿意使用RSS阅读器的人的初衷。

与此同时,想要更多权限的用户可能会去尝试Inoreader,它提供了许多免费的功能——无限制的订阅源和标签,以及一些关键的整合——这些在Feedly里,只有付费用户才能使用。“我想说的是,在对大众用户有吸引力的设计和用户体验方面,Feedly领先于我们,我们将努力解决这个问题,”Inoreader的业务开发经理维克多·斯坦科夫( Victor Stankov )表示,“但是,RSS阅读器的铁杆粉丝爱我们超过Feedly。”

这只是许多人的三种选择。关键在于:在2018年,你还能很容易地找到一个 RSS 阅读器,来满足你的需求。事后看来,这是个不小的奇迹。

回到RSS

五年前,当沃尔夫接手The Old Reader时,他提出了一个预见性的见解:“在你的 Facebook 流中充斥着推广内容、奇怪的算法决策以及追踪基于 cookie 的购物车提醒,让你无法获得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沃尔夫写道。“只要60美元,企业就可以向Facebook用户推广一个页面了。用不了多久,你的news feed就会变得毫无价值。”

好吧,这就是现在人们获取新闻的地方。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rch Center )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至少有三分之二的美国人从社交媒体上获得了一些新闻消息,而传统的消息来源则被人抛在一边。

网络平台化已经造成了许多受害者,包括RSS阅读器。Google Reader 在2013年的倒闭是一个重大打击;谷歌当时的高管理查德·金格拉斯( Richard Gingras )说,公司倾向于“通过最适当的方式,在适当的时间以适当的信息满足每个用户的兴趣的产品”。换句话说,让Google Now决定你想要什么。广受欢迎的Digg Reader就是为了回应这种关闭而诞生的,在经历了近四年的运营之后,也在近日关停了。

尽管遇到了这些挫折,但RSS依然存在。“我真的无法解释这一个现象。我本以为,多年来它受到的种种虐待,会让它变得更糟,”帮助创建RSS的程序员戴夫·怀纳( Dave Winer )说。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弹性要归结于人们对社交媒体的疲倦。 斯坦科夫说,自2015年以来,Inoreader 的搜索流量几乎翻了一番。“RSS阅读器不仅在社交媒体时代活了下来,而且又聚集了越来越多的注意力,因为人们意识到了过分依赖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的弊端,”斯坦科夫说。

显然,RSS阅读器也有自己的缺点。当多个媒体同时发布相同的新闻的时候,会让人烦不胜烦。但有各种解决办法:斯坦科夫指出,过滤工具可以帮助你跳过你不关心的事情。沃尔夫说,当有几十个基本相同的新闻报道出现时,The Old Reader已经尝试使用一些工具来帮助用户突出一个新闻。

不同的出版商也提供不同程度的RSS订阅源。例如,《纽约时报》和《Ringer》提供了精确的选择,帮助你关注你关心的话题,而其他的出版商要么只提供一个“大杂烩”,要么提供一些奇怪的内容更新。不经常发布内容的网站很容易淹没在混乱中。多媒体元素有时候不能传输,比如《FiveThirtyEight》最近发布了一个有趣的交互式贸易战游戏,但RSS无法解析。

所有的阅读器都有相关的设置,来帮助在可能的情况下应对这些问题。这只是你想花多少时间来塑造你的 RSS 的问题。

“社交媒体之所以具有大众吸引力, 是因为它很容易理解和使用, 对用户来说几乎没有任何挑战,”斯坦科夫说。“RSS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游戏,它的主要目标是让用户研究和找到有价值的信息源,并定期清理新闻源中不相关的噪音。“(那些希望在Facebook和Twitter之外获得真正被动体验的人,可能会转而使用Apple News 或Flipboard等聚合器,甚至是Texture 。这些聚合器每月收费10美元,就可以为你提供几十本杂志的全部内容。 )

尽管只是稍微调整一下,在使用RSS的时候,我还是获得了一些惊喜。因为它给我提供了我从未见过的,我非常感兴趣的内容。这些不是每个人都在读的内容。但它们是我想读的。

RSS的演变

虽然RSS阅读器看起来就像是在算法时代,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庇护所。但它们并不反对使用自己的算法,因为它们在不断发展并重新获得相关性。这看起来并不是完全冲突的。

“机器能在帮助理解信息方面发挥很大作用,但它们必须是透明的,用户必须要能从中获得控制感,”霍达巴克钦说。“现在的黑箱算法问题是,它们站在你肩膀上看,但不相信你能分辨出什么是正确的。”

Feedly以专业用户为中心,希望利用人工智能更好地将用户与专业的专家联系起来。沃尔夫也把人工智能当作一种更好地标记内容的方式。“我认为算法很棒,”沃尔夫说。“我认为问题在于,这些算法在什么情况下会由广告公司运行。”

虽然Digg Reader已经关停,但新的RSS工具仍在继续上线。就连怀纳也重新加入了竞争,近日推出了feedbase,这是一个数据库,通过它,用户可以轻松查看其他人订阅的内容,采取了更加开放的方法来促进内容发现。“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可以尝试在RSS中添加这个重要的功能,它将是动态订阅列表的一部分,”怀纳说。

尽管如此,RSS能够对用户产生的持久吸引力的地方,仍然来自于那些没有改变的部分:一个未经过滤的内容聚合器,在那里,用户有对自己的发现做出决定的机会。

“对我来说,关于RSS最令人惊奇的是没有人真正离开它,”沃尔夫说。“在某种程度上,当你离开RSS,然后回到它的时候,它仍然存在,这是疯狂的。”

 

原文链接:https://www.wired.com/story/rss-readers-feedly-inoreader-old-reader/

译者:chiming,由36氪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译文地址:http://36kr.com/p/5126671.html

本文由 @郝鹏程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ixabay,基于 CC0 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