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盈率208倍的Netflix,真有价值还是一个巨大的泡沫?

在20年的时间里,Netflix从一家DVD租赁公司变成了市值690亿的流媒体巨头,有过无人问津的“卖身”史,也经历过会员数超越有线电视的里程碑。最近,Netflix再次因为“被高估”的市值,推上了舆论的浪尖。

看空方:Netflix营收单一、内容投入巨大,高杠杆经营风险大

券商Wedbush在Netflix股票一路走高时,当头泼了一盆冷水。虽然其分析师预测,今年二季度,受益于《纸牌屋》、《无为大师》等剧集的播出,Netflix的用户订阅数会有显著的增长,营收和利润较去年同期会有较大的增长。

但是,从长远来看Wedbush认为Netflix的股价会逊于大盘的整体表现,未来12个月的股价目标设为73美元,给出的评级为“卖出”。目前Netflix的股价为158.75美元,也就是说Wedbush认为,未来一年Netflix的股价会下跌53%。

市盈率208倍的Netflix,真有价值还是一个巨大的泡沫?

分析师认为,目前Netflix的高市值是存在很大泡沫的,未来的收益前景可能无法支撑现有的股价。首先,美国的会员数和营收增长已经开始放缓,流媒体服务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其次,海外收益很不明朗;最后,Netflix的原创内容到达瓶颈了,靠得还是前几年大热的剧集圈钱。此外,在电影发行领域,Netflix一直都进展的不太顺利,其平台上很多电影对于观众来说太陌生了。

这三点仔细看来都是从Netflix的商业模式和内容体系两个角度衍生出来的问题。一般来说,我们衡量一个公司的商业模式能够盈利,主要从营收、净利润、成本和现金流等数据给出判断。而以Netflix为代表的流媒体,在这些指标上都不算“太健康”。

虽然Netflix的营收不断突破新高,但从营收构成上来看,主要就是由付费会员和广告费组成。付费会员主要以美国本土观众为主,占了总数的大半。但是近一年,Netflix的会员数增长的幅度明显放缓。而受众的放缓也会间接影响广告的投放。

市盈率208倍的Netflix,真有价值还是一个巨大的泡沫?

根据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预测,未来5年之内,美国视频流媒体市场的营收增长率将低于8%。很快美国流媒体市场就会达到饱和。如果仅靠会员费用,一旦受众达到饱和,那么就再无高速增长空间。

尽管Netflix已经将目标转向国际市场,但是由于在起步阶段,Netflix在国际市场还是入不敷出,不仅会员数量有限,而且净利润一直为负。从这个角度看,以会员费用支撑商业模式营收点有限。

市盈率208倍的Netflix,真有价值还是一个巨大的泡沫?

从内容体系上来看,Netflix上面的剧集主要是以“版权购买+原创制作”的方式引入的。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3月,Netflix向美国用户提供4335部电影和1197部剧集,其中不少都是独播内容。

虽然海量的剧集成为Netflix坚实的护城河,但为了拿到海量剧集,付出的金钱代价也是巨大的。根据36氪此前报道,将Netflix现金流量表中,Additions to streaming content assets 与Change in streaming content liabilities(流媒体内容负债变化)两项做差,可以看到Netflix在内容投入逐年增长。

市盈率208倍的Netflix,真有价值还是一个巨大的泡沫?

根据Netflix的说法,2017年用来制作新节目、电影和纪录片的投出金额将达到60亿美元。自由现金流将会达到负20亿美元,比2016年略有增加。我们来算一笔账,根据Netflix财报,Netflix流媒体服务的付费用户,每月的花销在8.61美元,也就是一年在103美元左右,如果Netflix想把2017年投入的60亿美元的成本,靠会员付费赚回来,需要在一年内增长5800万新会员,目前Netflix每个季度的会员增长数量500万左右,随着增长放缓,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市盈率208倍的Netflix,真有价值还是一个巨大的泡沫?

为了不断地吸引会员,需要在内容上继续加大投入,但现在每花的一分钱却无法拉动用户快速增长了,边际效应递减,导致新增的会员以及广告费用却填补不上巨额的投入,陷入了一个无法盈利的怪圈。债台高筑的高杠杆经营的,谁苦谁知道。

看多方:Netflix的价值是由观众的数据和时间决定的,而非金钱

有反对的声音,当然就有支持的观点。近日,著名节目主持人Jim Cramer在录制节目时,公开声援Netflix。Cramer认为Wedbush分析传统公司的方式并不适用于诸如Netflix、特斯拉这样的公司。

他开玩笑的说, Wedbush的分析师从三年前就开始看空Netflix,在这三年间,Netflix的股价从63.49美元上涨到如今近160美元,一直在啪啪打脸。如果从三年前就买点股票,现在大概也赚了不少。

Cramer的给出的理由是Netflix虽身处娱乐圈,却做得是科技的生意,用户带来的大数据和高质量的原创内容对于未来的影响,是很难用单纯的财报数字衡量的。不少券商们仍然在用“老方法”评估新公司。

在今年特斯拉市值超越通用和宝马时,券商们发出了相同的声音,也是从财报的营收、利润和负债情况进行评估,认为一个“量产”都困难,好不容易才不亏钱的公司,被严重“高估”了。当时,对冲基金Greenlight的创始人曾直言,一家公司的盈利能力才是影响市场价值最终判断的重要因素。

但是如果从行业趋势上来看,特斯拉完全迎合了大数据、AI、无人驾驶和新能源的大潮流,并且算是行业的领头羊,这些目前不成熟和烧钱行业的价值,是难以用资产负债表衡量的。

Cramer认为,Netflix想要更好看的财报,正向的现金流量其实事件很容易的事情,只要削减内容预算就可以达到。但是Netflix很显然不是一个想要以财报数字取悦投资者的公司,比起钱,更想把受众的时间与数据掌握在手中,为以后更加优质和有粘性的内容做铺垫。

对于Netflix来说,最重要的经济指标是一部电视剧能够为Netflix吸引和留住付费用户的能力,做出多大的贡献。这一指标主要是利用时间来衡量的,包括观众在Netflix上一共看了多久的视频、看某一电视剧的时间占总观看时间的百分比。

比如某些用户在Netflix平台上花了月费,但只看《纸牌屋》和《无为大师》这两部剧,那么就意味着,这两部电视剧是最有价值的。对于Netflix来说,通过分析观众的观看时间数据,是可以将内容精细化、定制化的,为内容创作提供非常有效的建议。

对于做内容的公司,最重要的就是吸引“注意力”,Netflix现在烧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搭建一个壁垒更高、粘性更强和占用用户时间更多的平台。在有了有价值的内容、庞大和忠实的群体后,变现也会变得相对容易。

两种观点都存在一定的合理性。一些券商是认为,梦想和野心不能成为极其危险的高杠杆经营的借口,不赚钱估值不合理,就是有泡沫的嫌疑。

而另一方则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认为很多超前的东西是难以用现在的财报衡量的,大量的数据、稳定的用户、技术和优质的内容是一个公司最核心的东西,难以被取代和超越。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