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热搜回来后通报处罚了周笔畅、孙红雷、靳东,是“抓错人”了吗?

微博热搜回来后通报处罚了周笔畅、孙红雷、靳东,是“抓错人”了吗?

△在这次的微博“刷榜”处分名单中,周笔畅榜上有名

本文来自“中国音乐财经”,文 | 李禾子,校对 | 李雪娇,编辑 | 安西西;原标题《微博热搜的锅,到底该谁来背?》

微博热搜回来了。

经过一周时间的自我整改,重新上线的微博热搜可以说改头换面。这具体体现在新增了“新时代”板块,重点突出了主旋律内容,而且热搜看上去也不再那么热闹了——在重新上线的第一天,列表里少了许多之前常见的名字。有趣的是,微博还在热搜榜置顶了主旋律的相关新闻,以示自己“改过自新”的决心。

微博热搜回来后通报处罚了周笔畅、孙红雷、靳东,是“抓错人”了吗?面对官方的批评,微博这次的认错态度良好且及时。一周前的1月27日,在被北京网信办约谈后的当晚,微博当即宣布将热搜榜、热门话题榜、微博问答功能、热门微博明星和情感板块、广场头条栏目情感版块下线一周,主动进行全面整改;1月28日和2月2日,微博管理员又先后发布公告,分别公布了1月和去年12月的“刷榜名单”及处罚措施。

时值多事之秋,微博十分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在进入2018年以来,已经先后有多家大型互联网公司被有关部门约谈整改。首先是今日头条、凤凰新闻手机客户端因为传播色情低俗信息、违规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被北京网信办约谈;随后百度、支付宝和今日头条三家公司又因相关手机应用软件存在侵犯用户个人隐私的问题而被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约谈…… 

看到形势变化的微博自然也晓得一个道理:政治的红线不能碰。不过,尽管今天暂时告一段落的微博热搜事件看似已经得到了妥善解决,但在复盘整个事件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要使得整个微博内容生态向健康的方向发展,还不仅仅只是处分几个微博用户那样简单。

为什么这么说?

也许很多读者都已经发现,在微博通报处罚的一批用户当中,除了周笔畅、孙红雷、张若昀、靳东几个还算较为知名的艺人,有很多热搜话题或是涉及人员几乎都是闻所未闻的名字。而即便是被指名批评的这些艺人,也是平时热搜榜上很少见到,可以说十分低调的几位。

微博热搜回来后通报处罚了周笔畅、孙红雷、靳东,是“抓错人”了吗?

 △微博管理员1月28日发布的1月“刷榜”处分名单

微博热搜回来后通报处罚了周笔畅、孙红雷、靳东,是“抓错人”了吗?

△微博管理员2月2日发布的12月“刷榜”处分名单 

不过在怀疑微博是不是“抓错人了”之前,必须注意到的一个细节是,微博这次的处分针对的是平台上的“刷榜行为”。

“刷榜”和“买热搜”本身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一般来说,想要成为热搜基本可以通过以下三种渠道:

1.官方渠道:即通过购买微博提供的官方热搜推荐位来上热搜,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买热搜”。

能够通过微博买热搜已经成了行业里公开的秘密,比如去年李荣浩在发布新专辑之时就曾发微博“说漏嘴”,称公司“买了热搜第五的位置”。实际上,此前就曾有网友爆料,第三位和第五位都是微博官方热搜位,且从一份被爆出的微博2017年第四季度的官方刊例报价单中可以看出,微博热搜包和微博热搜榜单套装的报价分别是60万/轮播两天和60万/轮播6天。

2.特殊渠道:即通过第三方推广公司来进行所谓的“刷榜”。

这一行为多见于明星公关,也早已成了许多明星艺人团队进行推广宣传的一项重要手段。1月娱乐圈沸沸扬扬的李小璐PG One事件中出现的一幕幕闹剧(譬如李小冉被认成李小璐、王思聪躺枪)正是借助第三方公司“刷榜”的结果,涉及人员之广、话题影响度也堪称微博热搜“刷榜”历史之最。

这些第三方公司的“刷榜”手段也不外乎是经过“大V做内容、中V做口碑、路人做传播、僵尸粉做声量”这一流程。音乐财经在一些第三方“刷榜”公司的主页看到,这项服务的报价在几千至几万元不等。可见,其费用也要远远低于直接购买微博官方热搜位,因而这也成了许多明星艺人团队的首要选择。

微博热搜回来后通报处罚了周笔畅、孙红雷、靳东,是“抓错人”了吗?

微博热搜回来后通报处罚了周笔畅、孙红雷、靳东,是“抓错人”了吗?

△某第三方“刷榜”公司给出的报价

3.一般的热搜推荐机制:即既不通过微博官方,也不通过第三方公司,以自然流量登上热搜。这样的机制也经常被一些有组织、有计划的粉丝团所利用,以此来帮助自己的“爱豆”获取更多关注。

至此,微博此次的整改思路就已经十分明了了。这也是为什么不久前出现在微博之夜晚会上的、许多频繁登上热搜的明星(如杨幂、邓超、迪丽热巴、TFBOYS等等),纷纷“躲过了”这次处分的原因。有媒体形容,微博是“借着网信办整治热搜艺人的刀,杀了抢自己生意的黄牛”。

所以,也可以理解为这次微博的内容整改只完成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还要看微博的自觉和整个社会舆论是不是能往更成熟的方向迈进了。但目前来看,难度还很大。

事实上,微博当下内容生态的形成还要追溯到2013年。彼时被微信大大削弱社交功能后的微博正寻求新的转型,希望通过明星、娱乐内容形成一种新的互联网文化——这不同于它对标的国外社交网站Twitter,从结果来看,微博也更崇尚“娱乐至上”,至于一些更加严肃的社会议题,往往很难再这里找到踪迹(除非主动搜索)。

尽管唱衰微博的声音不少,但发展到现在,微博依然以其巨大的用户基数,占据着明星、大V以及网红们重要宣传阵地的地位。根据最新的2017年微博用户调查报告,微博月活跃用户达到了3.76亿,而日活跃用户也高达1.65亿;随着微博在各垂直领域内容建设的深化,头部账号规模不断扩大,截至2017年11月,微博全站月阅读量大于10w的头部用户规模达41.8万。

作为国内当下规模最大的社交平台,微博理应承担起引导舆论的功能和责任。但它是否能真正做到老谷歌的口号“不作恶”那样呢?现在还很难讲。针对“不作恶”的问题,《悉尼先驱晨报》也曾评论说,“永不作恶”是很好的公共口号,但却非常空泛,因为股东其实并不在意谷歌是否作恶,他们关注的只有投资回报。

这不禁又让人想到去年9月,微博因和今日头条争抢用户而拟定的一份不平等协议。在这份未与用户商议而发布的《微博服务使用协议》中,微博意图独占用户在其平台所发布的内容,并强迫用户在去留之间做出选择。显然,这种牺牲用户利益的行为已经让许多人对微博彻底失望。

在微博刚刚传出要进行热搜整改的消息时,一些早已对微博嗤之以鼻的人就纷纷拍手称快。“微博热搜被处理纯属活该,”一名自媒体人如此评论道,“它就是明星八卦的曝光台,只要花钱就人尽可夫的垃圾场。”话虽偏激,但也真实代表了一部分用户的想法。

但愿微博不会重蹈百度的覆辙。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