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的下一个时代:世界一度被微软的产品所定义,此时微软正在接受所有人的定义

本文作者Aaron Levie 是Box 的CEO兼联合创始人,原载于TechCrunch

科技行业里,这样的时刻并不多见。

鲍尔默退休的召示着科技史上一个垄断体系的正式终结。即便辉煌如Bill Gates的微软,Gates 和 Ballmer“联合听政”的微软,以及Ballmer的微软都一并在这个结点画上句号。只是,Ballmer 也许缺乏Gates特有的科技洞见,我们所见识的新世纪前10年的微软不过是上世纪90年代微软战略延续的结果罢了。

关于Ballmer的微软,有两个故事版本。其中较为主流的一个是这样的:Ballmer穷于应付Google Apps和 Amazon Web Services之类搅局者的攻势,于是便错过了苹果和 Google 引领的移动设备浪潮,结果重挫微软的垄断局面。接踵而来的则是 Zune、Windows Vista 等一系列失败产品。

另一个版本则不大为人知晓。从Ballmer上任到其退休消息传出,微软的年总收入从220亿美元攀升至780亿美元,增长了3倍还要多。而正是从Ballmer起, Microsoft才开始拥抱云的时代,比如开发出了 Office 365 和 Azure这样成功的在线服务和平台类产品,收购了Skype 和 Yammer 之类的热门公司。通过获取 Yahoo 和 Facebook 所有搜索流量,微软不起眼的搜索业务实现了30%的市场份额。同样是在Ballmer时代,微软甚至开始拥抱开源及其竞争性平台。

然而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胜者为王,败者服输。即便是近来微软情况最好的时候,股市仍然不站在微软这一边。

这一切究竟为何呢?原因在于微软陈旧的战略,它一直不肯接受变化了的市场,不肯接受新的现实。今天,微软早已失去了往日里对开发者生态系统的垄断能力,但这无论是对市场还是对其公司本身的发展来说都是好事一桩。多元化驱动竞争,竞争驱动创新。苹果生产硬件方面略胜一筹,这促使 Google去开发更出色的操作系统,诸如此类。微软需要认清的是,这个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多元化,并终将被多元化的需求所驱动。

而且,微软需要循序渐进地调整它的战略。从表面上看,它最近一次的组织调整就是为了实现更好地内部地整合——提高执行力,其实应对实时变动的外部环境同样重要。软件和科技领域不再有零和游戏。Ballmer 的继任者需要认识到这个事实,并且拥抱它。其新CEO应该从以下这些领域开始改变:

为App松绑。微软主宰的 Windows 操作系统曾孕育了旗下多个应用品类,似乎其操作系统存在的意义就是服务其应用开发一样,而不是相反。在微软名利双收的同时,竞争对手们被纷纷扫地出局(Lotus, Word Perfect, Netscape, Real Networks皆是如此)。可形势今非昔比,现在的微软需要大量的应用来支撑起自己的操作系统。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中,绝大多数的联网设备都不再基于Windows,这些服务也都无须再与Windows这艘航空母舰捆绑在一起。 Microsoft Office之类的软件在苹果或安卓设备上一直以来要么不能运行,要么运行受到限制。 随着平板的销量在未来几年内将超过PC,微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应该认识到在应用开发上它需要自力更生。

开放。 云端技术的一个优势就是独立的应用可以无缝对接地协同工作。消费者无需再为了设备兼容的目的集中在二三家品牌中选购服务。应用之间的接口整合使得各种工具得以配套使用:Netsuite 或 Workday 提供的 ERP可与Zendesk上的客户支持应用对接,同理后者又可与Jive上社交信息流对接。这个新的“开源云计算平台“正在推动应用之间更大范围的整合,这也为客户带来更多的价值。但现在的情况是,在琳琅满目的app世里却难觅微软的影子。

比如,如果你想把最新的Web版Office软件整合进一个第三方应用(如Box),这不是单纯API调用的问题,甚至需要国会插手。封闭的app是操作系统垄断时代的特定产物,但这个不乏玩家的IT界,封闭显然不合时宜。微软的领导层需要保证产品有足够的开放性和延展性,得以有效地兼容昔日被视作对手的公司生产的软件。

产品,产品,产品(还有开发者)。许多微软的产品系列都还是头顶着过去的光环。不像其它科技巨头因过去10年里的创新而为人熟知——Android、 iPad、或者更酷更有未来主义色彩的产品如自动驾驶汽车和Google Glass——微软过去10中绝大多数的成功产品都摆脱不了PC时代的窠臼,没有什么能“跟后PC”字眼连在一起的。

Microsoft最终的目的是要实现再次平台化。Google通过搜索占了据最多的流量,通过Chrome建立了浏览器标准,通过Android系统发展了分发渠道,这一切让Google取代微软成为最大的互联网垄断者。类似地,苹果在不侵蚀其业务的同时带动了一大批10亿美元创业公司的发展。(如Uber,Instagram,Angry Birds,Super Cell,Spotify等)。微软需要弄清楚的是如何成为下一个顶级App聚集平台——包括微软和其它公司的产品。这回,它还要避免伤及处于其生态系统中的成功创业公司的利益。

愿景 。微软公诸于众的新战略无异于在宣布“微软是一个设备和服务公司”,正如迪士尼说自己是“一个主题公园和电影公司”一样。微软今天的地位正应了当年提出的“要使每个家庭,每张桌子上都有一台电脑”的愿景,而在新阶段,其使命堪比将人类送上月球一般艰巨。仅有股东和分析师能理解的战略愿景是不够的;重要的是,这个愿景能引起消费者的关心。

微软需要颠覆性创新。世界一度被微软的产品所定义,此时微软正在接受所有人的定义。

当然,从旁观者的角度“指手划脚”很容易。微软是全球最大的50家公司之一, 比照其竞争对手的成功而指摘“他们本该那样做”其实是将在快速变化的环境里做决定想得过于简单。

其实诸多迹象表明微软已经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了,有 Satya Nadella,Qi Lu 和 Tony Bates 这样的领导层,微软正在成为一个革新、开放的公司。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在今年的开发者大会上,他们用Mac展示了其新产品。在10年前这无异于自我亵渎;而今天,这是微软拥抱现实的表现。微软正在加快其 web 和平台产品的创新步伐,每季度都会进行数次更新,这大大有别于其以往三年一个产品周期的传统。

往往那些不断抬高行业标准的公司也恰是为科技生态系统做出贡献的公司,与此同时,得到提高的还有消费者享受到的科技服务。不管谁会接任微软CEO掌舵微软这艘巨轮,我都希望他或她能够引领微软进入一个全新时代。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