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看到十万抖友去重庆打卡,但抖音确实是种草神器

01

突然之间好多人趁着假期疯狂涌入重庆。

我是重庆人,在我的记忆里,重庆其实一直还算不温不火的,以前还混在旅游圈的时候,外地游客提到重庆的关键词基本是:火锅好吃、夏天好热。

现在这个印象已经被更新成:重庆?抖音上特别火的那个。

在当下最火的一个短视频APP——抖音短视频里,10个首页推荐5个关于重庆。

景点洪崖洞五一期间接待14.2万人,超出了既定接待能力5倍多,重庆火了,本地人“慌”了。那几天我的朋友圈是这样的:

重庆开始在抖音上火时,我还没下载抖音。看着网页上的“重庆刷频抖音”的新闻,以及新疆同事说自己家人五一指定要去洪崖洞打卡的时候,我恍惚产生一种错觉,是不是从小看到大的那些景点,真的长出了跟我印象里不一样的感觉?

为了验证是不是真有传言那样,一大波人跑重庆打卡,我特地去各大网红景点走了一圈。

02

经过6小时暴晒,从李子坝到魁星楼,从解放碑走到磁器口,不管是景点变好看了,还是传言很多人抖音打卡,答案都是否定的。

在洪崖洞那个人挤人的那个场合,我所见的是大多数人站在广场上,仰破了头高举手机,试图找个没那么多手机的镜头角度记录下洪崖洞《千与千寻》的梦幻场景,那些屏幕里,没有抖音的画面。

没遇到现场拍抖音的,倒是遇到几个在斗鱼上做网络直播的,经过一顿尬聊,一个在广场上直播丧尸舞的外地舞者告诉我,他在洪崖洞直播没有特别的原因,他在各个地方游离,哪里人多就去哪里,他说这叫“巡演”。

应差阳错的,我还遇到几个疯狂拍照的本地人,让他们选择在夜晚跑到人山人海的洪崖洞的原因跟我一样——“洪崖洞在网上火了,来看看到底火到什么程度”。

事实证明,来重庆的人不一定是因为来做抖音打卡,明目张胆说到重庆打卡的人都只存在抖音里。现场告诉我,并没有那么多打卡抖音的人,那为什么就说抖音火了重庆呢?

洪崖洞打卡回来,我下载了抖音,那天是4月27日,这个时间对我有特殊的意义。

互联网下半场的舞台上,“抖音”是一个崛起的存在,这个2016年9月才上线的产品,抖友(抖音用户)调侃自己“日刷抖音三百条”,抖音官宣“月活用户以亿计”,微博剿抖、腾讯澄清、大量综艺品牌露出,甚至打败了微信、微博,排在了APP应用商店榜单的前列。

2017年中国互联网和中国年轻人都中了一种毒——抖音毒。从下载抖音到现在,我平均日刷抖音2小时,累计观看超7200+条视频,目前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

更可怕的是:随着这个数字同比上涨的还有我支付宝的支出,总结了一下,因被抖音种草,我已经购买了妖娆花、超大enter键、泡脚鞋等抖音同款,累积消费200多。

4月27日前,我还是个12点准时睡觉,上班兢兢业业的清明的孩子。多少人像我一样,因为一个陌生人的15秒视频,熬夜、摸鱼猛刷手机几小时,甚至在没有产品推荐,没有产品讲解的情况下,就头脑发热的剁了手。

我突然就明白了,其实重庆的景还是那些景,人还是那些人,吃的还是那些吃的,只是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精心策划已经不是远行的必要,精打细算已经不是做决定的必然,你所有的行为,都可以因为陌生人的一个15秒视频发生改变,我叫这——抖音种草。

03

毒都中了,到底为什么中毒还是要搞清楚的,为什么偏偏是抖音短视频?为什么快手不能种草?为什么快手没有快手同款?

要理清楚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清楚一个本质,不管抖音还是快手、不管微视还是微博故事,我们已经越来越接受短视频——短视频是让我们最快速、准确获息的形式

图形、文字、视频是我们传播信息的主要方式。文字是一种语言载体,准确接收到大脑中需要经过一番主观“翻译”处理。

而相比文字,图片传达的信息就相对清晰明了。幼儿园的教材里,题目大都是分辨圆圈和正方形,小朋友们看的都是动画片,生而为人的本能让我们对视觉刺激的敏感度更高。

所以比起处理文字和图片信息,处理视频信息对人类来说简单得多。抖音等短视频工具已经让我们从图文时代开始往读视频时代过渡。

04

以上是大家都感受到的,但是短视频平台那么多,一定是因为抖音短视频给加持了某些技术手段和平台氛围,才促成得了“抖音种草”这个现象。

“谁都不可能在BGM里打败我”,这是一句调侃,但却概括了抖音内容表达很重要的一个元素——背景音乐。李子坝站台上,我发布了我第一条抖音,空旷的站台上几个稀稀拉拉的人,镜头缓缓移动,轻轨开始穿楼,配上王菲的《我在终点等你》,恍惚间我有种自己身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电影里遗憾美好的错觉。

除了BGM,抖音团队在视频拍摄技术的操作上也做了很多功夫,比如:对美颜和滤镜,以及与今日头条AI实验室合作。把基于深度学习和图像识别的人脸识别、肢体识别和3D渲染等新技术植入到全景贴纸、尬舞机、AR贴纸、3D染发等创意中。

这些技术,让一个平常的15秒画面,能够轻易营造出一种“美好感”,让你跟平凡陈腐的日常区隔开来,让普通人把平凡过成了电影,脱离现实。

“下一个网红就是你”,抖音很容易就给用户这样一个印象,既因为抖友们出其不意的关注焦点。也因为抖音用实力告诉用户,门槛真的很低——下载一个APP+注册一个账号+拍一个视频=百万点赞的网红。

用重庆爆红举例,抖音并未跟重庆旅游局进行任何合作,没有像宣传西安一样来一波营销,甚至从来没以重庆为名发起过挑战,单靠着上推荐就刷频了。

要强调一下的是:抖音的热门推荐机制不同于微信公众号,需要基于你的原始粉丝和原始评论做热门引导。在抖音,即便你是一个0粉丝、0播放量的新账号,依旧会上推荐页,排在百万点赞一条视频的下面或者上面。

重庆不是个例,没有被抖音营销过就火起来的在抖音上不在少数。这个现象给了用户一个信号:营销在抖音里不是主要的,群众的眼睛的雪亮的,只要演技好,一定火得早。

这个信号对任何抖音用户来讲,都是一个吸引,即便你并不想成为网红。

抖音说这叫“记录美好生活”,也许叫“变着法的让自己脱离平凡的压力”也许更加贴切。但这不是批判,听我慢慢说。

05

前几天一则新闻,几个年轻人为了在抖音上获得点赞,不惜众筹斥巨资包下一辆飞机,计划开到在重庆城市上空拍摄“高空吃火锅”的视频。5月6号,一对情侣为了拍摄抖音,不惜爬上火车顶,最后男孩子被电击去世。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种生物比人类更渴望关注和表达。

在以前,表达权是掌握在上层社会中的,马克思在编写《共产党宣言》之前,曾被法国政府驱逐,流浪到英国投靠恩格斯等人。

即便不像恩格斯那样智慧,写不出诗歌,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仍然有表达欲。不管你是何种身份,身处哪种场景里,无法表达的孤独感都会如影随行,时刻提醒我们生而为人要跟它和平相处的重要性。

李志在歌里唱:“我们生来就是孤单。”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