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杂志卖美妆礼盒,时髦的你会买单么?

每年男性时尚杂志GQ都会请专业人士评选出一些好用的护肤品和化妆品,颁出 Grooming Awards ,现在他们终于打算拿这个奖来赚点钱了,把好用的产品包装成礼盒卖给杂志的忠实受众。

今年6月,在美国的时尚男士就可以享受到这项福利了,礼盒包括了2016年获奖的产品,竟然有大名鼎鼎的Luna洗脸仪。杂志的读者只需付39.99美元(约合280元人民币)就可以获得这个男士护肤礼盒。

康泰纳仕旗下的女性杂志 Allure 是最早做美妆礼盒的,现在还玩出了不少花样,比如连同Vogue、Brides推出限量版的美妆礼盒。中国版的嘉人也一直在尝试做小礼盒的生意,每年推出4-5个礼盒,供读者购买。

看价钱就知道这些礼盒里的产品不可能是正装,大多数是旅行包装,但是也相当划算,Allure与Teen Vogue 的限量礼盒仅需39美元,就能得到145美元的东西。读者订阅以后,在家等着收货就好了。

根据Allure给出的数据, 2016 年订阅美妆礼盒的人数在 3 万左右。20%的Allure美妆礼盒的订阅者,同时也订阅了杂志。

36氪曾经报道过,美妆公司做这类订阅的礼盒,有得天独厚的产品优势,虽赚得不多,但可以笼络不少消费者。而对于杂志来说,他们做这个生意也是有一定基础的,不是产品优势,而是内容优势。

杂志有一大批在美妆和护肤领域的专家或者意见领袖,他们所挑选出的产品,更能够让读者们信服。在这个时代,消费者需要获得更精准的内容,这些专家、网红就承担起了一个消费意见出口的作用。

嘉人卖美妆礼盒时,还会贴心的附上专家的使用建议和达人们的使用心得。媒体在做起生意时,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产出内容,让消费者自动地为其转发和宣传。

时尚杂志卖美妆礼盒,时髦的你会买单么?

为避免广告嫌疑,将图中品牌隐去

康泰纳仕搞出这么多花样,无非是想赚钱。其市场和合作战略总监 Jill Friedson 曾表示过,该举措正是品牌扩大收入来源的方式之一。

这生意表面看起来是不太赚钱的。因为杂志本身没有这些产品,需要向美妆公司采购,采购的费用不低,加上包装费用、运费和雇佣人力采购等费用,算下来可能比市面上卖的产品成本都高,但是杂志社美妆礼盒的价格却很便宜,有亏本的风险。

但如果往长远了想,对于杂志来说还是很有利的。这样的美妆礼盒,能够吸引消费者,并将他们聚集在杂志的电子商务平台上,在推动电子订阅业务的同时还能获取订阅者的个人数据。

此举还能帮助杂志与广告商以及美妆品牌建立更紧密的关系。用户订阅礼盒后,Allure会定期发送一些产品信息的邮件,并附上相应产品的链接。

假如用户打开链接购买,Allure会从美妆品牌和广告商拿到提成。据Allure说,这些邮件的打开率为46%,产品的点击率为15%,至于最后的购买率,Allure并未透露。

除了美妆礼盒外,康泰纳仕还打上了零食礼盒的注意。旗下Traveler已经与一家食品创业公司Try The World达成合作,为订阅的用户提供零食礼盒。

现在有不少媒体都在寻找变现的新方式,康泰纳仕的美妆礼盒算是一种。36氪还报道过,知名媒体时代与欧莱雅合作,推出一个全新的美妆社交视频网站;Buzzfeed 出烹饪书、开社交电商卖思乡蜡烛。

媒体人也都辛苦了,既要找选题写好新闻,还要想着怎么赚钱。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