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 Facebook怎样卷入了这场灾难?

一、“作死”的外包员工

2016年2月下旬的一天,扎克伯格向Facebook全体员工发送备忘录,谈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行为。比如:公司在门洛帕克总部有一些墙,鼓励员工在那里写字和签名。结果有几次有人划去了“黑人的生命珍贵”(Black Lives Matter,简称 “黑命贵”)的句子,将其改为“所有人的生命都珍贵”。扎克伯格希望这么大家不要再这样做。

他在备忘录中写道:“‘黑人的生命珍贵’并不意味着其他生命不珍贵,我们从没有规定过大家可以在墙上写什么。但是划掉别人写的字,意味着让别人噤声,意味着一个人的言论比另一个人的更重要。” 他说Facebook正在调查这种行为。

当时在全美各地,关于种族和政治的争论变得越来越激烈。希拉里·克林顿刚刚在内华达州击败了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但是一位 “黑命贵”活动者打断她的演讲,抗议她在20年前发表的一些种族主义言论。而在Facebook上,一个名为Blacktivist的人气小组大肆发布“美国的经济和权力是建立在强迫移民和酷刑折磨之上的” 之类的言论,吸引了不少粉丝。

所以,扎克伯格的这个备忘录发布之后,公司一名年轻的外包雇员本杰明·菲尔诺(Benjamin Fearnow)觉得这件事可能具有新闻价值,于是在个人电脑笔记本上截了图,并将截图发给一个名叫迈克尔·努涅兹(Michael Nu?ez)的朋友。努涅兹在科技新闻网站Gizmodo工作,他很快就发表了一篇关于此事的文章。

一周后,菲尔诺又给努涅兹爆了另外一个料。这次是在一个内部沟通中,Facebook让员工们归纳一些问题,以便在一个会议上向扎克伯格提出。而人气最高的问题之一是“2017年Facebook有什么责任来防止特朗普当选总统?” 菲尔诺又发了一张截图给努涅兹。

菲尔诺当时才从哥伦比亚新闻学院毕业不久,在Facebook纽约办事处的“热门话题”(Trending Topics)部门工作。“热门话题”虽然是用算法生成的,但是会有一组(25人)编辑进行调整。如果“特朗普”这个词变得热门,那么编辑就会运用自己的新闻判断力,来确定特朗普哪个方面的新闻最重要。

而且他们还要盯着别让洋葱新闻或恶作剧网站发布的恶意假消息登上“热门话题”。另外,如果突然发生了大规模枪击案这样的事件,即便算法认为它的热度还不够,编辑也会把它提到“热门话题”中。

Facebook觉得自己是出色的雇主,员工们都喜欢在这里工作,但是菲尔诺和编辑同事们却没有这种感觉。他们是通过一家名为BCforward的公司聘用的外包雇员,每天都有各种大小事情在提醒他们:他们并不是Facebook真正的一份子。而且这个编辑团队也很清楚,他们的岗位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要被砍掉。

大多数科技公司都倾向于尽可能减少工作对人类员工参与的需要,原因之一在于扩展性:你无法雇佣十亿人来工作,而且人员比算法的事儿多,人员需要休息时间,还要买健康保险,一些讨厌的员工有时还会给媒体通风报信。所以大家都觉得,有朝一日,Facebook的算法会变得很聪明,足以自动管理整个项目,而菲尔诺团队中的人员(作用之一就是训练这些算法)就可以炒掉了。

菲尔诺第二次截图的第二天是周五,正好是他轮休的日子,但他收到了通知,要求他必须参加一个视频会议。

Facebook调查主管桑雅·阿胡佳(Sonya Ahuja)在这个会议上问菲尔诺是否与努涅兹有来往。他说没有。结果阿胡佳表示已经在Gchat上看到了他们的聊天记录(菲尔诺本来还以为Facebook无法访问Gchat上的信息)。就这样,菲尔诺被立即解雇。“请关上你的笔记本电脑,不要再打开它。” 阿胡佳说。

就在同一天,阿胡佳又与“热门话题”团队的另一个员工瑞安·比利亚雷尔(Ryan Villarreal)开了一个视频会议。

几年前,比利亚雷尔和菲尔诺与努涅兹曾合租过一套公寓。比利亚雷尔说他没有截取任何图片,当然更没有泄露消息。但他在努涅兹关于 “黑命贵”的报道中点了赞,而且他还在Facebook上与努涅兹是好友。

“你认为泄漏是不是坏事?”阿胡佳问比利亚雷尔。他也被解雇了。后来比利亚雷尔收到外包公司Bcforward发来的一封信,要求退还公司帮他出的一笔开销,金额15美元(约合人民币100元)。

比利亚雷尔和菲尔诺的事情让“热门话题”团队如坐针毡。另一边,努涅兹还在努力挖掘内幕。他很快就发表了一篇关于公司内部民意调查的文章,称Facebook的员工有心阻止特朗普当选。

然后,在5月初,他根据对三位“热门话题”前员工进行的采访,发表了文章《前Facebook员工:我们打压保守派新闻是种常态》。该文章暗示说,Facebook“热门话题”的编辑带有偏见,他们推高自由派的内容,把保守派内容“拉入黑名单”。这篇文章很快就获得了一些流量很高的科技和政治网站的转发,其中包括德拉吉报告和Breitbart新闻。

这篇文章得到了大量转发,但随之而来的关于“热点话题”的争论,却为Facebook诞生以来最动荡的两年时间搭起了舞台——它引发了一系列事件,在Facebook被更大的灾难吞噬之际,发挥了火上浇油的作用。

《连线》杂志为这篇文章采访了51位Facebook的前任和现任员工,其中许多人不愿意具名,毕竟比利亚雷尔和菲尔诺被解雇就是前车之鉴。为了以防万一,其中一名接受采访的员工还让《连线》的记者关掉了手机,因为不想让Facebook轻易追踪到记者是否靠近过公司任何一个人员的手机。

这些人的说法各不相同,但大多数人讲的都是同一件事:Facebook及其CEO看到这个平台可以用无数方式被人利用来作恶之后,他们对科技的乐观精神瓦解了;美国的总统大选震动了Facebook,让公司陷入困境;外忧内患袭来之际,公司又如何努力自救。

二、中立是一种选择

Facebook的创业史彰显了我们这个信息时代的创新力。它从一个校园网站起步,成为了人们互相联系、登录其他网站的一种方式。它的Messenger应用可以部分替代电邮和短信。在地震这样的灾难发生后,它是人们报平安的地方。而在菲律宾这样的国家,它实际上就是互联网。

从很大程度上说,这种大爆发式的增长来自于一个明智而简单的洞见:人类是社会动物。但互联网是一个污水池,人们不敢亮明自己的身份,也不会将个人信息放在网上。在解决了这个问题 ,让人们感到可以安心发帖之后,人们就会乐于分享信息了。

而由此产生数据库可以提供给广告主使用,该平台也将成为21世纪初最重要的媒体技术之一。

这个理念本身很强大,而Facebook的扩张手段也同样强势。扎克伯格处事果决,甚至可以说冷酷无情,不过他的判断往往也是正确的。他对开发者的一个建议是,在公司发展的早期,要“快速行动、颠覆现状”。他从这个思想出发,以最有利于平台发展的方式做出过无数微妙的妥协(其中许多涉及用户隐私)。对于竞争对手,扎克伯格毫不手软,要么收购它们,要么击溃它们。

事实上,Facebook在成为社交网络霸主的道路上就击败了这样一个竞争对手。在2012年,最被人看好的在线新闻发布社交网络不是Facebook,而是Twitter,其140个字符的短小篇幅加快了新闻传播的速度,因此在新闻行业的影响力增长得比Facebook快很多。“Twitter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威胁,”当时曾参与过很多决策的一名Facebook前高管说。

所以扎克伯格采取了他惯常的策略,如果不能收购竞争对手,他就先抄袭对方,然后击败对方。他调整了Facebook的动态新闻(News Feed),以便充分整合新闻,然后再调整产品,显示出标题和作者署名栏。

接着,Facebook派出员工和新闻业者接触,向他们解释如何更好地通过该平台吸引读者。

截至2013年底,Facebook给新闻网站导流的份额翻了一番,而Twitter走上了下坡路。到2015年,Facebook已经超过了谷歌,成为了向读者推荐新闻网站的最大服务,它给新闻网站带去的读者人数是Twitter的13倍。

在那一年,Facebook还推出了即时文汇(Instant Articles)工具,为出版商提供了在平台上直接发布文章的机会。这可以让文章加载得更快,看起来更清晰,但出版商需要放弃对内容的一些控制权。出版业多年来一直萎靡不振,绝大多数出版商都同意了Facebook的条款,所以Facebook就成为了这些内容的实际拥有者。

“如果你能在Facebook里面使用Twitter,你为什么还要去Twitter呢?”那位前高管说。 “当年他们怎么对Twitter,现在也就怎么对Snapchat。”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