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外卖18个月后更名,张旭豪称饿了么下一步打通阿里百度



编者按:本文来自第一财经,作者 赵陈婷;36氪经授权发布。

外卖史上“3进2”的整合落定90天后,张旭豪带着一批高管集体亮相北京。

这是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合并3个月后,作为饿了么创始人兼CEO的张旭豪首次正式面对媒体。

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的整合情况也是张旭豪在11月21日下午反复被问及的话题。“第一个90天进展比较顺利,在整合过程中双方骨干基本都留下了。”张旭豪在接受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这样解释道。

而张旭豪下一个整合的重点是如何跟百度、阿里在流量、战略业务上进行的协作。

“双方骨干基本都留下了”

这两年,中国互联网领域合并后保持双品牌运营的操作并不少见。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之后也采取了双品牌运行的战略。

饿了么对百度外卖的整合也希望走这一条路。

8月24日,饿了么宣布合并百度外卖。合并完成后,百度外卖成为饿了么的全资子公司。百度外卖仍以独立的品牌和运营体系发展,包括管理层在内的人员架构保持不变。

按照张旭豪的表述,百度外卖在高端外卖市场积累了丰富、优质的用户和商户资源,人工智能配送技术一直走在行业最前沿。未来,饿了么将支持百度外卖发挥既往“品质外卖”的独特品牌优势,并投入流量、资金、配送人力等资源,助其拓展物流及代理商体系。

但是,百度外卖的特殊之处在于百度是一个业务相当复杂的公司。对于饿了么而言,百度外卖中的“百度”二字有一定的使用期限。按照双方合并时候的约定,百度外卖品牌保留18个月给饿了么使用,18个月之后饿了么不能再使用百度相关品牌。

“双品牌战略是为了满足消费者不同的消费需求,未来双品牌战略不会变。”张旭豪表示,虽然未来百度外卖的名字不能继续使用,但目前看还有10多个月的时间去思考到时候换什么新名字。

值得一提的是,百度外卖和饿了么宣布合并刚过半个月,原百度外卖CTO耿艳坤就宣布离职。而这位CTO的离职也一度被视为饿了么整合百度外卖遭遇压力。

但在张旭豪看来,目前双方合并还比较顺利,特别是在人才方面。

“在团队上,我们坚持公平机制,用最大的诚意留住人才,双方骨干基本都留下了。”张旭豪还透露,饿了么跟百度外卖融合后,形成双品牌、双中心,双方技术优势互补,以北京、上海的双技术中心,吸纳南北方更多的人才。

9月15日,饿了么曾发布内部邮件宣布两家公司初步融合进展。

在人事任命层面,原百度外卖CEO巩振兵调任为百度外卖董事长,负责集团及百度外卖战略布局及关键业务梳理。而百度外卖的实际业务运作,将由新任命的CEO魏海负责,其同时将负责百度外卖业务及双品牌战略落地工作;百度外卖其他管理层人员任用保持不变。

在业务及架构层面,百度外卖零售渠道团队和医疗健康业务团队融合至集团新零售BU;百度外卖TPU和饿了么北京研发中心合并为北京技术中心,张雪峰兼任北京技术中心负责人;百度外卖财务、采购、预算管理、法务部门融合至集团财务部。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通过跟百度外卖的整合,如今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的北京中心还整合了整个平台的医药健康板块,其中北京团队还承担着物流、新零售等合作。

下一步:打通与阿里、百度的合作

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的消息确认后,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公开发声表示阿里支持饿了么整合外卖市场,相信饿了么合并百度外卖后将能巩固领跑优势,阿里巴巴集团亦将在流量、融资等方面继续给予新平台大力支持。

而这一次,张旭豪也表示下一步整合的重点是如何跟百度、阿里在流量和战略业务上进行的协作。

不可忽视的大背景是,作为阿里巴巴的一致行动人,蚂蚁金服已经连续三轮投资饿了么。首次入股是2016年4月,双方以12.5亿美元(阿里9亿,蚂蚁3.5亿)的代价成为饿了么的第一大股东,阿里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进入饿了么董事会。在今年6月阿里巴巴递交给SEC的20-F文件(年报)披露,阿里又联合蚂蚁金服向饿了么追加了4亿美元投资(阿里2.88亿,蚂蚁1.22亿)。这次市场传言的至少10亿美元是第三次投资。

从蚂蚁金服的身份不难看出阿里对饿了么的意图。蚂蚁金服内部人士此前回应第一财经记者称,早在2016年4月份完成首次投资后,蚂蚁金服的关联公司口碑就将旗下的外卖业务全部交给饿了么运营,自己只保留了一个前端流量入口功能,后端的商家运营由饿了么的蜂鸟系统负责,口碑则专注去做到店业务。

此外,从2015年开始,百度的服务生态重点已经转变成做平台和生态,关注如何把服务整合进入百度生态,而不纠结于是否全部持有或者控股。而出售百度外卖之后,“饿了么+百度外卖”也将集体进入百度服务生态。

“未来在百度整个生态体系里,百度的流量将对我们有很大的倾斜。”张旭豪解释道。

有意思的是,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合并三个月来,不仅仅是双品牌、双中心,两边还保持着两套物流技术体系。

11月21日下午,北京技术中心展示了百度外卖当前的智能物流系统,而在上海技术中心也演示了饿了么的智能调度系统——“方舟智能调度系统”。

对于这两套系统的定位,饿了么母公司拉扎斯集团CTO张雪峰透露,虽然未来北京、上海两地原两家公司的智能调度系统目前各自运行,并且因为城市特点不同,上海调度系统可能偏向业务多一些,北京智能调度系统更偏技术一些。

“但如今也在进行一些测试,未来最终还是会成为一个统一的系统。”张雪峰补充道。

此外,针对近日出现的百度代理商安置问题,张旭豪公开表示,代理商的解决方案不是针对百度外卖,而是整个代理体系会有一个梳理和融合,最大的原则是公平公正,以服务市场份额优先的原则。

“在一个城市,如果当地的直营不如代理商做得好,直营团队就会退出当地的业务。代理商不分是百度外卖的还是饿了么的,而全部看作母公司拉扎斯集团的代理商。”张旭豪表示,如果两边都有代理商,则采取强强联手,强强融合的方式,同时负责双品牌的运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