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最年轻合伙人王华东:29岁陪陌陌唐岩敲钟,他拥有的不仅是幸运|了不起的投资人

文  刘旌

编辑  洪鹄

32岁的王华东(2017年度36位36岁以下了不起的投资人)是经纬中国最年轻的合伙人。他在26岁那年投出了陌陌。三年后陌陌纳斯达克上市,这一年王华东29岁。

言及过往,王华东总是自诩“超幸运”——一方面表现在他刚入行就赶上新一波的移动大潮;另一方面则是既往履历在认知和人脉上的积累,某种程度注定了他在陌陌等一系列明星案例上的成功。

一切看似水到渠成。

然而移动互联网浪潮下,可以说人人都是受益者。但时代显然无法成就所有人。王华东,并不只是被时代选中而已。

「了不起的投资人」是36氪的新栏目。我们对它的定位是:找到中国新一代投资人中最出色的,以最大的诚实还原他们对投资、时代、人性以及自我的理解。

我们相信:他们具有远超同辈的卓越,他们正在定义未来。 

1、

2011年7月下旬,唐岩第一次见到王华东,那次交谈并不算愉快。

那年唐岩32岁,刚刚创办陌陌科技,产品还没上线,正在融资档口。坐在对面的王华东比他小6岁,加入经纬也不过10个月,看起来稍显稚气。而从那年年初开始,社交就成了王华东的重押领域。

王华东聊了一些“大而泛的理念和问题”,比如他从刚刚研究过的美国婚恋社交网站match.com,延伸出对陌生人社交软件区域网络效应节点的看法,唐岩听到这里,显得颇不耐烦,“理论性的概念没有意义”。湖南人唐岩的观点简单直接:“产品做得好,自然有人来用。”

那更像是一次闲聊式的见面,唐岩甚至连BP也没带,两人聊了一个小时后,匆匆作别。但王华东始终关注着陌陌,因为他深信“技术和终端变革时,社交领域将会诞生大公司”。

而这一轮变革,即移动互联网的全面兴起。在熟人社交领域,腾讯已然一骑绝尘,对新生公司来说,机会只可能存在于陌生人社交。王华东认为,这也是中国巨大的迁移人口的必需品——他以自己为例:山东出生,西安求学,北京工作,不断变化的城市使他需要不断认识新的朋友。

从这一点来说,陌陌已是十分契合的标的。王华东研究过市面上的同类产品,认为陌陌产品逻辑清晰,细节打磨到位,“是最好的那个”。唯一让他迟疑的是唐岩的履历,他之前投资的创业者多为工程师或产品经理,而唐岩的出身和他本人类似,都是门户网站的媒体人。

8月4日,陌陌正式上线,4周后冲到AppStore社交类免费榜第3名,王华东看到后坐不住了,立刻打电话给唐岩,安排再次见面。国庆节过后,带着团队刚从西班牙团建回来的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见到唐岩,两人“性格对路”,相言甚欢,在办公室当场就签下TermSheet(投资意向书)。

唐岩性格强硬,但很讲信用。在经纬决定入局前,有人已经给了Offer,钱迟迟没到账,但唐岩还是保留了承诺给他的股份。陌陌和经纬谈好A+轮后,阿里巴巴给出了B轮Offer,估值是经纬的两倍,唐岩坚持先和经纬做完A+轮,再和阿里进行了B轮融资。经纬建议被投公司每周发邮件同步发展状况,王华东只和唐岩说过一次,从签下TS到陌陌IPO的前一周,对方坚持每周执行。

也正因对彼此的知根知底,陌陌在C轮时,张颖建议再跟进。2013年10月,经纬追加投资1300万美元,这在当时经纬的内部操作中是破例的。

王华东看得出来,唐岩对自己要做什么,心里一直敞亮得很,所以陌陌的每一步都走得很快。14个月后,一路狂飙的陌陌登陆纳斯达克,上市首日,陌陌股价大涨26.07%,市值飙至31.74亿美元。

2014年12月9日晚,赴美敲钟的王华东途径香港机场,他在朋友圈分享了李宗盛的新歌,转发道:“越过山丘”。两天后,他身穿白衬衫黑西装,没打领带,右手搭在唐岩肩膀,笑容灿烂,陌陌的标志出现在他身后的纳斯达克大屏上。

29岁的王华东一战成名。 

2、

“为什么不来做投资?”张颖问。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王华东回答爽快。两个星期前,这个25岁的搜狐IT频道高级编辑还对风险投资四个字“完全没概念”。

2010年4月底的一晚,经纬位于嘉盛中心的张颖办公室里,这场面试最终以一顿盒饭结束。其间,张颖详尽讲述了他对移动互联网的判断,但王华东走出经纬办公室,内心带着不少疑问。

这是王华东工作的第3年。刚毕业那年,他在雅虎做社区产品运营,两年前加入搜狐IT频道,负责创业公司报道及线下开发者沙龙活动。

2008年,谷歌正式发布Android 1.0系统,其以开源形式让厂商免费使用,这让王华东敏锐嗅到“移动端即将兴起”,并加入了好友创办的科技博客Mobile 2.0,这是国内最早关注移动互联网的博客之一,当时几乎所有关注移动互联网的人都是他们的读者,比如俞永福、张向东。这一年,聚焦在移动互联网和社交产品的独立开发者不过千人,王华东几乎“个个认识”。

多年以后,王华东在一次职业生涯复盘时说,搜狐的工作让他迅速打入移动互联网爱好者的核心圈子。至少在2016年之前,他投资项目中有一半都来自一度人脉,1/3来自二度人脉。

在接到那个电话之前,王华东从没想过要转行。电话是时任经纬中国副总裁的茹海波打来的,他也是Mobile2.0的读者,简单自我介绍后,他提出与王华东见面聊一聊。

他们约在了那周末他主办的一场线下沙龙上。王华东记得,茹海波在会议室里问了他几个关于“移动互联网”的问题,具体问题他记不清了,但他自觉答得“挺有意思”。果然刚聊了十几分钟,茹海波就把话挑明:“有没有兴趣来经纬?”

其时,经纬中国尚不满两岁,决定豪赌移动互联网,正大量引进投资经理和分析师,目标锁定在技术、产品或运维等具有产业背景的人才,内部称之为“人海战术、以量取质”。显然,王华东广结的人脉正是经纬看中的。

回顾王华东的入行,张颖对36氪直言,某种意义上,王华东必须感谢2010年,那是“一个完美的时间点”。一方面,创业大潮和移动互联网的势能已然爆发,但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相对于今日可谓数量稀少,远未达到后来的竞争惨烈。“可以这么说,同样智商、能力、胸怀抱负的人,在今天加入一家像经纬这样的一线基金,成为王华东的难度,会增加5到10倍。”

但当年的王华东是犹疑的。一来,这场邀约来得突然,他此前对投资毫无认知;二来,搜狐的工作是他喜爱并擅长的,转做投资后可以胜任吗?王华东对自己表示怀疑。

见完张颖,王华东迟迟没有表态,茹海波隔三岔五地和他聊。直到7月底,王华东终于决定“去尝试一下”。促成变化的重要原因是,他陆续采访了十几家创业公司后意识到,其实做记者和做投资人有诸多相通之处,比如都需要学习大量的行业知识,密集地与人交流,以及“判断人”,只是输出形式不同。

8月初签下Offer,9月3日,王华东以“分析师”的身份正式加入经纬。为了迅速补齐在金融及投资知识上的短板,从加入经纬的第一天起,王华东就频繁跟随资深同事开会、过项目,“就是看他们怎么问问题,然后再自己总结。”那段时间,他平均每天开6个会;在Google Reader上阅读不少于一万条的资讯;每晚下班后再约同事和业内前辈聊天,“天南地北,什么都聊。”

王华东知道,一个巨大的时代正在来临。

3、

投资文娱社交,最重要的是直觉吗?王华东同意,但动用直觉的前提是:把握趋势,理解人性。

正如在陌陌案上对陌生人社交需求的预判一样,在投资图片社交软件nice前,王华东曾总结出这样一套理论:“刷一下身边人的朋友圈可以发现,图片内容主要解决用户的三种需求:装、作,和其他,其中装的需求最大。”所谓“装”,大意指树立人设,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

nice可以极大满足这一心理诉求。“打个比方,以前你发一张衣服相关的照片,大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nice做了一个标签功能,可以在上面标记它的品牌。这个标签功看似简单,却能极强地满足了用户晒的愿望。”其后,王华东又以社区逻辑投资了美柚和新氧。

2014年开始,王华东的主要精力从社交转向文娱,并明确了三个方向:媒体、网剧和综艺。

关于媒体,缘于他在当年注意到的一条新闻:2014年6月,中国移动网民数量首次超过PC网民,而在2013年,中国多数纸质媒体的广告正遭遇断崖式下跌,“这意味着广告将向移动端聚拢,同时大量没有在互联网上投放过广告的广告主会直接进入移动互联网广告市场,移动终端的渗透率更高,广告额可能是PC时代的几十倍。”王华东投资了橘子娱乐、开眼视频、IF时尚等项目。

也是在这一年,王华东还注意到在电视台看剧的年轻人越来越“非主流”。美剧在中国的渗透普遍提升了观众的审美需求,而中国传统电视台的自我革新并不容易,王华东得出的观点是:各家大型视频网站一定会投入更多资源做自制剧。

但网剧怎么投?王华东态度明确:不单独投某部剧,而是要投公司,因为前者的风险值过高。他理想中的网剧制作公司最好能满足:核心团队不仅要有懂内容的,还要有懂运营的人。2015年,经纬投资了五元文化,创始人分别是知名导演五百和媒体人马李灵珊,这家公司而后因出品《灭罪师》、《白夜追凶》等一系列现象级网剧瞬间爆红。

直至目前,因为“一些无法把握的因素”,综艺是经纬仍未出手的板块。不用急,既然是王华东看好的领域,他一直在伺机等候,“还会有好项目出来”。

在刚刚加入经纬时,王华东为自己最先确定切入移动互联网的主题,是工具和开发者服务。这则是基于他对手机终端量的判断:当终端量总数较少时,核心用户是手机发烧友,改进体验的需求更迫切,对于工具等一类移动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拥有建立品牌的红利期。“基本上对照iPhone上的原生工具,对应的产品都值得投资”,依照这个逻辑,经纬投资了Camera360、海豚浏览器、文件大师等公司。

起家于移动开发者服务平台的友盟,是王华东投出陌陌之前最重要的公司之一,这家公司在2013年被阿里巴巴收购,也是经纬坚定投资移动互联网的典型代表。但时至2012年,王华东突然决定放弃再看工具产品,他认为“手机操作系统越来越成熟,创业公司做工具产品的难度越来越大。”这也是经纬内部的共识。与之相印证的是,在那之后基本已无工具性产品再“跑出来”。

王华东自诩是个“会系统使用方法论”的人。GGV管理合伙人徐炳东对36氪评价:“(华东)说出来的话都是一套一套的,不仅能看出他的方法论,同时还能在产品的用户价值上提出明确态度和有远见的判断。”“方法论其实每个投资人都有,但他还能做到后一点就不容易了。”

4、

进入经纬4年,投出一家市值近8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并成为这家Top级投资机构的合伙人,其转型之顺和速度之快令人惊叹——在36氪和王华东对话的近3小时里,我们试图让王华东给出理由。

“如果不是赶上移动互联网这波,就是傻X一个。”王华东强调,是时代成就了他。但徐炳东认为,移动互联网对投资人来说,可以说人人都是受益者,王华东的成长显然是极出众的,“一定有他自己的方法论。”

时代无法成就所有人。对于趋势的敏感,可能是王华东并不自知却极其重要的一点——不仅是他先人一步地在2008年关注到移动互联网趋势,而早在2003年,王华东刚刚踏入西北工业大学,就曾笃定地告诉室友:“以后一定要做互联网。”室友听完没什么反应,但王华东在大二暑假,就来到搜狐实习,并成为中国最早一批博客使用者。

广泛的人脉加注了王华东的成功。在移动互联网大幕拉开之时,他就和这个行业的中坚力量建立强交集。王华东和一群产品经理在2011年创立的“移动饭醉团”,汇集着在BAT工作的年轻人,他们中此后走出了众多优秀创业者,这些人都成王华东后来潜在的投资目标。

2009年,王华东在搜狐举办的第一次线下沙龙,主题是关于社交游戏的,吸引来了100多人,其中就包括奇矩互动CEO陈书艺、5分钟COO徐诚、热库CEO刘勇、玩蟹科技CEO叶凯等。奇矩互动CEO陈书艺后来创办的白鹭科技,也在2015年获得了王华东的投资。

交际能力强,王华东却并不滥于社交,他甚至有点脸盲,也不喜欢主动结交名人。五元文化联合创始人马李灵珊说,王华东可以在社交和家庭生活中保持恰当的平衡感。前不久她约王华东吃饭,对方坚持将儿子哄睡着后才出门,聊了1个小时后,又立刻赶回了家。

在张颖看来,王华东不仅是抓住了时代的节点和人脉上的优势,但更重要的是他善于思辨,“能从海量信息中提取出有价值的趋势和信息,”同时又是个工作狂。

关于“思辨”,王华东在研究行业趋势之外,还保持着高密度的阅读。近几年,他看了许多以往较少涉猎的人文书籍,他认为这能为他带来对事物本质更通透的理解。

他也乐于将阅读分享。7月22日,马李灵珊点开微信,突然发现自己被拉进了一个群,名曰“读书俱乐部”,群成员大多和她一样——都是经纬系公司的创始人,而群主是王华东。在那之前,王华东已经陆续向她推荐了许多和创业相关的经管类书籍,比如英国作家比马特·里德利撰写的《自下而上》,讲述互联网产品设计原理的《上瘾》。

成为合伙人之后,王华东变得更加忙碌,即便是周六,他还是会喊上同事们开会,“团队里的人过得挺苦”,他自嘲。一定程度上,他认为这是经纬文化对他的影响,“一种自驱的拼”。

5、

关于未来,王华东有着一种超乎寻常的乐观——移动互联网红利渐退,还有机会吗?王华东的答案是:“很多”。只是新的环境要求更精细化运营的公司,他的策略是:划重点去覆盖,更大程度地保持专注。

他开始调整一些方法论。比如他在早年判断一家公司时,总会把做到海量用户作为基本前提,但如今他将对面向C端产品的关注点放在了人群价值上。他以前有严重的信息焦虑症,但现在会主动放弃一些信息的摄取,更愿意把时间留给思考。

对人的判断,则是他始终自认的短板,“不足张颖的十分之一”。张颖说,王华东无论是在行动力、思考力,或面对成功失败的心态上,都让他极为满意,唯一需要提升的是:“有时还不够圆滑或者说老道,对商战的残酷性理解还不够,比如在抢案子上。”

但温和也有它闪光的地方。马李灵珊说,公司总有高低起伏的时候,但无论在任何时期,王华东都不会让她觉得自己的公司“不重要”。马李灵珊和王华东经常因为各种事争吵,可她相信对方始终都是站在公司的角度在思考问题。“身上有本质和淳朴的东西在,正直、值得信任。嗯,华东是个好人。”虽然,马李灵珊偶尔会吐槽,王华东总爱讲一些“自以为很好笑、实际上很冷的笑话。”

但“冷笑话王”的标签反倒平添了王华东的亲和力。蓦然认知科技创始人戴帅湘评价他为:看起来腼腆,乍一看像个理科生,但内里幽默可爱,愿意倾听创业者,同时也会提出犀利观点,只是不会表现霸道和固执。

当36氪和王华东聊起这些,他唯一承认的是“亲和力”,但原因并非像别人眼中的那样浑然天成,而是被他归因于“在见任何人(创业者)之前,我都会做一些准备工作,不想浪费彼此的时间。”

对于生活,王华东始终保持着秩序感。比如每天6点半起床,赶第一班飞机,每年读完20本以上的书。马李灵珊认为,王华东身上会有一种超过同龄人的成熟感,这可能正是他的家庭所赋予的。

对于拥有道德瑕疵的产品,他怀有警惕。徐炳东说,他和王华东曾探讨过一款红极一时的社交软件,虽然用户群体足够大,但产品本身有严重的“曝光个人隐私之嫌”,他们最终都毫不犹豫地放弃了。

在接受36氪的采访中,王华东鲜少使用创投圈惯常出现的“大词”,多数回答都会给出明确的判断:“是”或“不是”以及依据。面对不想或自认不便回答的问题,他并不试图搪塞,而会直接拒绝:“这个还是不说了吧。”

2015年底,王华东主动请缨,带领团队开始学习和看人工智能,目前已经投出了包括蓦然认知、深醒科技在内的近十家AI公司。前不久,王华东去了一些工厂考察,发现农民工的收入较往年提升很大,这又给了他新的投资启示,“对这一人群,将会出现很多创业和投资机会。”

言及过往,王华东认为自己“超幸运”:不仅是因为赶上了移动互联网浪潮,也因为这一代的主流创业者多与他年纪相仿,这决定了彼此“话题更多”,“相处更流畅”。

陌陌的巨大成功之后,下一个陌陌在哪?

这几乎是所有人和他聊天时都会提及的话题。他不讳言,这已经成为职业生涯中时刻傍身的“隐性压力”,他渴望,却无法强求。更何况,他已经拥有了人生更杰出的作品——刚刚认全了26个字母的1岁儿子。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