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买卖”人的理想照进现实,个人IPO平台「SelfSell」遇到哪些机会、困境和哲学问题?

让“买卖”人的理想照进现实,个人IPO平台「SelfSell」遇到哪些机会、困境和哲学问题?

SelfSell的终极理想是打造以人为资产的纳斯达克,在这个投融资平台上,现个人未来收益在现阶段的折现和流通,帮助每个人在现阶段获取更多的资源,提升自身未来发展的空间。投资人可以投资个人,并从他每年收入当中抽取5%作为分红;而被投资人提前变现了自己的潜力,在年轻的时候可以撬动更大的资源,对双方都有好处。当然,投资人可以在区块链上转移他所持有的权益,原则上这和以公司为标的的二级市场无异。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更偏实践的问题,例如标的为什么吸引投资人、怎么确保收入公开、怎么降低毁约机率等等,需要被解决。我采访了SelfSell创始人李远,希望在试图缕清思路的同时,聚焦个人IPO面临的机会、困难和深层次的问题。

为什么是现在

好的投资标的需要有好的退出机制,在区块链技术成熟之前,二级市场几乎是不存在的。现在,因为可以交易数字货币代表的投资权益,二级市场的流动性显著增加,为投资人提供了更自由的投资环境。

我是不是目标客户

从两个方面来看这个问题,你在投资人眼里是什么样的人,以及你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市场。

在收入公开体制建立起来之前,李远认为有两种人适合成为种子用户:1)能够主动自我汇报的、道德模范式的人;2)收入来源单一可循的人。前者主要靠强大的道德压力控制,后者则可以研究出一套范式。

例如,与经纪公司签约的养成中明星,这些人的收入基本都经由单一的经纪公司之手,经纪公司需要在税务上合规,所以隐蔽收入的可能性较小。同时,投资对象模板化也有利于初期定价。例如,被投资人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工程师,个人估值可以轻松地基于过去20年清华毕业工程师的价值来确定。

第二个方面,你处在什么样的一个市场。这个市场除了要允许数字货币自由交易之外,还需要有完善的征信体系,从而抬高被投资人的违约门槛。因此,欧美发达市场是更加适合的落地场所。

逃避不开的法律与文明的问题

但是,收入公开制度和完善的征信体系也不足以满足SelfSell的落地需求,当地的法律需要支持基于人的权益类资产发行,因为这个东西目前是不存在的。股票交易市场流动的是基于公司的权益类资产,就是投资人拥有特定公司的收益权;向学生提供的贷款、家庭提供的房贷是基于人的债权;而近期火热的数字货币筹款大多则是基于项目的使用性权益,例如可以用代币购买项目中的某项服务。但是,历史上从来允许过某些人拥有某些人收入的一部分的权利(当然,把这样的描述用在国家上,那种权益叫做税收)。现在没有任何国家的法律在原则上允许发行这样的资产,SelfSell队任重而道远的一项任务就是寻找哪些国家存在这样的突破口。

另外,这场人的价值的革命给文明出了一个难题:对人价值的量化。人类文明一直努力抹平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差异,不仅仅通过保护公民平等权利的法律,还有各种社会组织努力减少贫富差距、教育机会的不平等和针对于各种弱势群体的平权运动。SelfSell所做的是,将个体的价值量化后,公开在交易平台上,允许任何投资人买进卖出,在分秒间改变一个人在公开市场的价值,更糟糕的是还要跟其他标的进行对比。

不过,当一个人处于价值低谷的时候,它很有可能是被低估的,所以一方面量化以现在的价值观看起来是一件不文明的事情,但是量化给予了信息透明,被低估的人才更容易被投资人发现和帮助。

接下来

SelfSell会把精力主要放在产品开发和寻找合适落地场景上。产品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例如被投资人创业成功后,投资人能否获取创始人股权的一部分;被投资人回购机制的设立;还有,如何防止投资人恶意做空任何个人标的等等。市场方面,外部因素充满了不确定,社会的接受程度,当地法律的兼容性等等,都需要花费大量的资源去探索。

李远表示,一家公司所能做的事情太有限,而这场革命需要整套金融和法律制度的变革。虽然它看起来具有颠覆性,但是在本质上这是一次金融创新。而金融,正如36氪之前的金融科技报告中所说,金融的本质是价值流通。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