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苹果的ARKit,谷歌除了《Pokémon Go》还有什么招数?

编者按:AR风口不在,人机交互设备的发展进入到了媒体和大众的热门关注之外。而苹果在上个月发布的ARKit则意将重新掀起AR风潮,并试图将该技术主流化。本文作者MARK SULLIVAN在“How Steve Jobs Set Apple On Course To Rule Consumer Augmented Reality”一文中指出了谷歌在此挑战下,面临的困境和可能的出路。

上个月,苹果发布了一款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AR(增强现实)平台的产品,其竞争对手很难招架此次挑战。基于ARKit的产品性能和广大的消费者影响力,苹果可能是唯一一家能够推出AR平台的公司。正如乔布斯所料,这是因为苹果能够同时实现对于软件和硬件的双重控制。

虽然谷歌从2014年就将自己研究数年时间的AR平台Tango向开发人员开放,但是苹果似乎已经准备好将AR带入主流,让所有人能够从山顶洞见地表的尘埃。

开发人员为ARKit开发的AR应用程序将在数百万部iPhone上运行,它不需要特殊的3D传感器,只需具备iPhone摄像头,并内置A9或A10芯片。

而谷歌的AR设备,Tango AR只能在几款手机上运作,包括联想的Phab 2 Pro和华硕的ZenFone AR。因为具有积极型3D传感器,Tango会更精确地映射物体和房间,以测量框架内表面和物体的精确位置。但同时,该设备还必须有一个大号电池来驱动3D激光器。

IDC分析师汤姆·梅内利指出,该平台严格的硬件要求使“谷歌必须意识到,Tango进一步发展的必要性”。

而另一方面,苹果的ARKit则不需要iPhone配备特殊的3D传感器。ARKit应用可以在空中和水平表面放置数字对象。但是,ARKit目前还做不到的是将内容附加到已存在的真实对象中。它也不能使数字内容与更复杂的表面交互,比如说它不能在地板上进行虚拟汽车竞赛,并实现遇到家具表面就进行折返的功能。

尽管存在这些限制,我们在ARKit上看到的AR质量却出人意料的好。

为什么是苹果的ARKit?

这种技术并不是什么私下的秘密。ARKit具有吸引力,是因为它能够仅仅依靠手机的几个关键功能,包括摄像头、处理器和各种惯性传感器(加速度计,陀螺仪等)支撑,所有的工作都够紧密地配合在一起。当使用者移动时,这些功能会进行调整和优化,以精确定位iPhone的相对空间位置。而这些能够实现的前提是因为苹果所有的组件都是自家制造的。

同时,苹果能够应付极短时间内大量的处理能力。ARKit的发生逻辑是基于iPhone的A9或A10单芯片系统。单芯片系统的双核应用处理器与处理运动传感器数据的M9运动处理芯片一起工作,并使用图像信号处理芯片解决相机的图像数据。

来自美国参数技术公司(PTC)的Vuforia AR平台总裁杰伊·赖特解释说,这一切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不会消耗大量电量,也不会使手机过热。

苹果方面表示, iPhone的ARKit体验过程需经历数以百万计的计算机视觉计算。然而,现在的“计算机视觉”软件只能理解AR设置中对象的缩略轮廓。赖特解释说,“这是因为它还不能确定一个准确的三维位置或者一个物体的精确轮廓。”而要实现更有趣的AR体验则极其需要这些功能。

现在,图像信号处理器可以通过摄像机镜头来识别图像所需要的计算机视觉情况。据说苹果正在研发一款专门的人工智能处理器,这可能会取代AR的大部分图像识别功能。有其他报道称,苹果正在研发自己的图形处理单元,这种芯片通常相当于重型计算机和人工智能算法。

安卓机的未来在哪里?

谷歌不能像苹果那样精心策划设备统一等底层性工作,因为它对安卓设备的控制要少得多。当然,谷歌可以决定哪些组件可以进入自己的Nexus和Pixel手机。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像三星这样的安卓手机制造商会自主决定将哪些芯片、相机和传感器设备置入自己品牌的手机中。

谷歌因为与原始设备制造商合作紧密从而可以将Tango的经验优化到联想和华硕手机上。然而,在通常情况下,谷歌无法统一输出口径,哪款相机最适合AR平台,因为消费者主要使用相机来拍摄照片和视频,而手机制造商的目的则自然是要把它能负担得起的最好的相机置入设备里。这就是差异之处。

成百上千种不同的安卓手机,就有不同的内部结构。组件的组合可能性则更是无穷无尽。所以,谷歌应要通过精细优化一组特定的组件来协同工作。但同时不要忽视掉一个现实,即这些手机都运行着许多不同版本的安卓系统。

因此,对于谷歌来说实际上不可能存在一个统一的AR平台,用来优化所有的手机组件,从而创建一个和iPhone手机类似的AR体验。

所以谷歌的未来在何处?

为了面对来自苹果的挑战,谷歌可能会先建立一个类似于“Tango Lite”的AR软件平台,此平台不需要主机设备有任何特殊的3D传感器或处理器。该平台将通过努力校准手机上各种类型的传感器、摄像机和芯片,从而创造更好的AR体验。基于不同的传感器和处理能力,它可能在某些设备上比其他设备做得更好。这与Vuforia和Wikitude通过软件开发工具包长期以来向AR开发人员提供服务并没有太大不同,而且它还可以帮助在苹果的围墙花园之外进一步实现民主化。

谷歌同样可以买买买。马伊内利谈到,“就设备支持问题上,谷歌应该更早与ARKit进行竞争,而不是更晚,或者是通过直接购买并整合到安卓现有平台上。”他认为Vuforia和Wikitude作为两个可能的候选人。

在卖给美国参数技术公司之前,Vuforia是当时最大的AR开发平台,从应用程序的数量来说。该平台允许开发者为iOS、安卓和通用Windows平台创建AR应用程序。而Wikitude则允许开发者为iOS、安卓和Java语言开发应用程序。

Vuforia与谷歌合作,使其平台与Tango兼容,但是赖特回应,他还没有和谷歌谈过收购的可能性。我们也不知道在谷歌和Wikitude之间是否存在这样的沟通。

无论谷歌的选择是这一种,还是完全不同的选择,不要惊讶于谷歌在增强自身竞争力而在战略上做出的某种巨大举动。

目前看来,苹果的ARKit可能会成为消费者增强现实的第二大拐点。第一个拐点发生于大众对于《Pokémon Go》的痴迷,这个项目是由谷歌的初创公司Niantic发明的。如果苹果在想方设法掀起AR重回大众视野的风潮,如果AR成为智能手机上越来越具有吸引力的体验,谷歌可能会发现自己在面对来自苹果的挑战时会越来越难以招架。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相关文章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