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互联网最危险人物名录

 编者按:本文翻译自Wired杂志的文章The Most Dangerous People on the Internet in 2017,该杂志每年都会选出互联网领域最危险的人,让我们来看看2017年,互联网领域有哪些危险之极的人。虚拟现实与现实世界的界限日益模糊,二者互相影响、互相重构,成为当下社会问题的来源之一。

就在不久之前,互联网给人的感觉似乎还只是追逐短暂欢娱的与世隔绝的领域,保持着难得的遗世独立。可如今,我们的总统成日价在推特上叫嚣,说要把某流氓国家拖入核战争的汪洋大海;黑客们散播的蠕虫病毒在短短几小时内就席卷全球,让跨国公司赖以运转的基础设备顿时都陷入瘫痪,造成不可计数的损失;而有组织的鼓吹仇恨和暴力的活动也从网上蔓延到现实世界,并以恐怖袭击的形式出现在从纽约到伊斯坦布尔到埃及再到夏洛茨维尔的街头巷尾。

因此,互联网不仅向我们表明其危险性已然无法同真实世界脱钩,而且它与现实世界的联系程度反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密切。互联网俨然已成为真实世界的写照,还且还正以谁都意想不到的方式把这个世界的边边角角放大给我们看。记住这一点,然后我们再来回顾一下2017年里互联网上那些危险至极的人。

唐纳德·特朗普

2017年,互联网最危险人物名录

三届冠军唐川普

特朗普已经连续三年位居我们的“互联网世界最危险的角色”名单之首。就在他出任总统的第一年的近几个月里,他利用自己的推特煽风点火不说,还散布了一个来源于某不知名英国右翼团体的虚假反穆斯林视频。他大肆嘲弄和威胁朝鲜,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行为会让国务院力图防止局势滑向核战争深渊的一切外交努力都付诸东流。同时他一步步地削弱美国人民对媒体的信任,所以,当美国人民不能就俄罗斯在干预美国大选方面的究竟充当了什么角色等基本事实达成一致时,当利比亚的官员将报道他们国家的奴隶制度或缅甸官员将报道他们的军队进行种族清洗的文字冠以“假新闻”的帽子时,特朗普那一贯咄咄逼人的误导可谓“居功至伟”。这会儿特朗普仍旧以自己为中心,态度蛮横而恶劣,不仅脾气暴躁。而且思维病态,完全就是一副彻头彻尾的骗子形象——令人震惊的是,这个骗子到目前为止居然还能从他的口袋里摸出手机,然后直接向数百万人发出威胁,示以侮辱并散布谎言。

阿吉特·派

2017年,互联网最危险人物名录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阿吉特·派

如果你听说过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阿吉特·派,很有可能是因为他意欲带领这个机构向“网络中立”原则宣战。在超过十年的时间里,无论两党谁出任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都力图禁止宽带供应商的如下行为:以限制或其他方式不平等的方式对待合法的线上内容。但是托派主席的福,Comcast和Verizon等公司很快就可以在网上毫无顾忌地挑选它们所定义的赢家和输家了。

即使法庭方面驳回了派主席的计划,他依然还是执行中立保护的机构的负责人,只不过他对于执行中立保护政策目前看来实在是兴致寥寥。

不过这并非他榜上有名的唯一原因,派主席还致力于废止一项联邦项目,该项目旨在为美国低收入群体提供入网补贴。如果派主席的阴谋得逞,那么数字用户线路的供应商就可以在不需要任何替代服务的情况下停止对乡村地区的业务投入了,考虑到联邦通信委员会的公共评论系统每况愈下,这些停止了乡村业务的供应商哪怕在一旁抄手而立,也不用担心被追究什么责任。

一言以蔽之,在派主席的领导下,恐怕未来能上网的人会越来越少,能上得起网的人所能拥有选择会越来越少,同时政府的网络参与也会越来越少。 

阿欣·威拉杜

2017年,互联网最危险人物名录

缅甸佛教极端分子阿欣·威拉杜

缅甸佛教极端分子阿欣·威拉杜多年来一直宣扬针对缅甸少数族裔罗兴亚穆斯林的仇恨。在政府禁止他公开发表演讲之后,他通过Facebook发表自己的观点,与追随者互动交流,散布流言蜚语,把罗兴亚人描绘成外来的恐怖分子,声称他们必须被驱逐出缅甸。此种煽点的言论助长了种族仇恨,致使若开邦数千名罗兴亚人遭到屠杀,殴打,强奸,他们的居住地也被付之一炬,数十万罗兴亚人被赶到孟加拉国临时难民营以寻求庇护,而那里的条件实在是苦不堪言。作为对这一事件的回应,联合国正式谴责缅甸军队进行种族清洗的行径。威拉杜有时也被称为“佛教本·拉登”,六月份时他声称自己在Facebook上的帖子遭到审查,并被暂时禁言。不过他现在又开始在网上抛头露面,并继续鼓吹那些极端主义的观点。

伊斯兰国

2017年,互联网最危险人物名录

臭名昭著的ISIS(伊斯兰国)

自2014年粉墨登场以来,伊斯兰国一直就是无政府主义暴力的代名词。不过现在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影响力,尤其是在网上。在各方的攻势之下,该组织的领土实际上已经不复存在——包括它在摩苏尔、伊拉克以及拉卡的据点——但它仍然通过社交媒体吸引信众传播极端思想,并指使这些极端分子们制造恐怖袭击。从一月份在伊斯坦布尔夜总会的袭击事件,到纽约街头卡车冲撞致使8名骑手死亡,以及上个月在埃及死亡人数超过300人的屠杀,我们可以看到伊斯兰国的手段——无论是通过直接袭击还是用宣传手段洗脑——还是那么血腥残忍,即使它们的实际领土早就不复存在了。

黑客组织Shadow Brokers 

2017年,互联网最危险人物名录

因泄露漏洞永恒之蓝、永恒浪漫而闻名的黑客组织Shadow Brokers

其实早在2016年的夏季,这个自称为Shadow Brokers的神秘组织就已经开始骚扰国家安全局了,它想方设法地从国安局的网战工具箱里弄到了几样程序,并逐步将其泄露在互联网上。但在今年4月份事情突然急转直下,该黑客组织泄露的“工具”中包含着两个颇具威力的国安局程序EternalBlue和EternalRomance,这两个程序都利用了微软协议服务器消息块的协议的漏洞,这一漏洞使得黑客几乎可以侵入任何没有更新微软补丁的电脑。

这些侵入式的攻击目标广泛,从加密货币到酒店WiFi都被植入了勒索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给跨国公司、政府机构以及个人都造成了巨大损失。这次的事件引发了人们对美国国安局是否有能力妥善保管网战工具的怀疑,而Shadow Brokers则洋洋得意于它们一手造成的混乱局面。

罗德·罗森斯坦

2017年,互联网最危险人物名录

罗德·罗森斯坦

罗德·罗森斯坦最初进入公众视野是因为他致信特朗普总统建议炒掉詹姆斯·科米联邦调查局局长一职。不过尽管随着这一决定传出的丑闻持续发酵,但罗森斯坦面临的更为持久性的和技术性的威胁其实是他曾一直呼吁的“负责任的加密”,这一用词委婉的新型表述意为由政府来决定对数据解密与否,或者迫使科技公司自行对数据进行解密。

在过去的25年里,几乎所有对加密和计算机安全一无所知的人都不相信这个潜在的前提。联邦调查局要求苹果公司重新编写了自己的操作系统来破解San Bernadino杀手Syed Rizwan Farook的iPhone手机。对此安全专家们一再回应称,为政府开这样的后门会把无数的设备置于暴露给黑客的风险之下。不过,不仅仅是在国内,科技公司会发现自己在国外同样受制于类似的要求。

在恢复了得克萨斯枪手Devin Patrick Kelley被锁定的iPhone手机之后,罗森斯坦在一次演讲中坦言,这种无法破解的加密“代价就是拿生命当儿戏”。罗森斯坦已经明确表示,他还会继续就加密问题的解决做斗争。在11月初早些时候接受《Politico》采访时,罗森斯坦表示:“我希望我们的检察官明白一点,那就是当你们在办案时发现自己有合理的信息需求、而且有合法的渠道可以获得这类信息时,你们应该积极地去获取这类信息。”

黑客组织Sandworm

2017年,互联网最危险人物名录

SandWorm的数次攻击行为

在过去的三年里,一群被称为Sandworm的黑客被认为在俄罗斯发动了一场针对乌克兰的网络战。他们袭击了政府机构、企业,并且在两次高调的大规模攻击中中,造成了一场影响数十万人的大断电,这也是历史上唯一一次确认由黑客导致的停电事件。 

今年6月份,它们利用恶意软件发起了另外两场名为“Industroyer”和“Crash Override”的进攻,此时人们才将他们的能力看的更为清楚了。这种全自动和普适性的断电黑客程序是历史上继Stuxnet之后的第二种恶意程序,专门设计出来以破坏实体设备。这种事件一经发现的同时,安全分析人员就把就把Sandworm组织跟横扫乌克兰随后波及全世界的恶意软件NotPetya联系起来,后者给国际上诸如马士基船运公司、默克集团以及联邦快递等大型公司造成了高达九位数损失。

黑客组织Lazarus 

2017年,互联网最危险人物名录

Lazarus被疑与朝鲜政府有关

Sandworm组织并非是2017年唯一一个从有针对性的攻击到制造大规模混乱的网络黑客团体,这一名为Lazarus的黑客组织——安全研究人员认为其幕后支持者是朝鲜政府——同样如此。最近几年来,该黑客组织已经摧毁了数百台索尼公司的电脑,并且从孟加拉国、波兰以及越南的银行系统中窃取了数千万美元。该组织也因此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活跃的利益导向的、由政府资助的网络犯罪集团。

不过今年,该组织被认为与目前为止最具破坏性的攻击行动有染——即WannaCry勒索蠕虫病毒。黑客们只犯了少数几个只有业余者才会犯的小错误,包括在恶意软件中内置了的某种程序,而此种程序在该病毒传播到美国之前就已经停止运行了。尽管这种程度和这种方式的攻击是首次出现,但它的警示意味是相当明显的:那就是这个名为Lazarus的黑客组织随时都会卷土重来。

安德鲁·安德林

2017年,互联网最危险人物名录

安德鲁·安格林参与集会,其logo很明显是纳粹标志的变种

特朗普入主白宫使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即所谓的“白人民族主义者”和鼓吹纳粹主义的那群人出尽了风头,它们的关注度已经上升到了过去几十年来都不曾有过的高度。The Daily Stormer这家媒体居然敢于如数刊登那些右翼团体荒谬可憎的言论,这一行为简直就是在考验互联网言论自由原则所能容忍的最大极限。而该网站的创始人安德鲁·安格林(Andrew Anglin)则是当前网络空间里种族主义、严女主义和反犹主义的最为典型的代表。安德鲁对大屠杀的否认和对种族隔离的提倡看上去似乎仅仅只是一种网络暴力的宣泄,可是联系到8月份极右翼势力在夏洛茨维尔的种族主义集会,虽然该集会遭到反对者的强力示威最终胎死腹中,但也传递了一个异常明显的信号,那就是来自新纳粹主义的危险已经浮出水面。虽然已经遭到许多域名注册机构的敲打,甚至失去其背后的公司的庇护,该网站仍然设法在互联网获得了一席之地并苟延残喘,同时还在不断地抛出其卑劣的法西斯论调。

科迪·威尔森

2017年,互联网最危险人物名录

科迪·威尔森

拥枪组织“分布式防御”的创始人科迪·威尔森得以进入WIRED列出的最危险人物名单,主要还是因为他那能够使人们自己制造武器的发明——所有人拜他所赐,都能在自己家里利用3D打印技术制作出枪支零件、甚至一只整枪。他对这些技术进行了升级改造,并且正在销售由台式电脑就可以控制的铣床,这种设备让任何人都可以制造出金属的枪械零件制品。 

今年,他宣布自己的名为Ghost Gunner的设备可以制造出像格洛克以及柯尔特这样的难以被追查来源的金属制手枪,这是比他之前吹嘘的的难以追查来源的AR-15更为隐蔽的武器。今年,44岁的精神障碍人士Kevin Neal在北加利福尼亚州用自制的“幽灵手枪”杀死了五个人,让这些根本无法追究源头的自制枪械的危险性更为大众所熟知。

不过,为愈演愈烈的控枪争端添砖加瓦根本满足不了威尔森,他还挑起了一个更具争议性的项目,该项目名为“仇恨”,是一个为极端分子和种族主义者募捐的众筹资金平台。 目前,它每月能够为像安德鲁·安德林和新纳粹主义者Richard Spencer等人物输送数千美元的献金。

原文链接:https://www.wired.com/story/most-dangerous-people-internet-2017/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