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方面说说:我为什么看好在线早教

看涨早教行业

在经济学中有个很简单的公式:Y(收入)=P(价格)*Q(售卖商品数量)。那么对行业而言,行业的饼能有多大,我们也可以从类似的角度来分析:

  • Y:行业的饼有多大,类似于行业整体收入;
  • P:单个孩子在这件事情上的花费,其中涉及到单价和复购率;
  • Q:教育是一种虚拟商品,可以暂时假定这个与对应年龄段的人口数量是正相关关系;

那么早教行业的饼有多大,可以用和这个公式表示:

Y(早教行业)=P(花费)*Q(适龄人口)

—、适龄人口

在政策方面,2015年10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指出: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实施全面二孩政策。

出生人口数如上图所示,虽然2017有所下降,但是在二胎政策开放后,这个趋势应该还是上升,或者说,起码不会持续下降,所以我们可以认为适龄人口的数量起码是个稳定的状态。

花费

此部分我们可以用PEST模型分析:P:political,E:economical,S:social,T:technological。

在P这个方面,我们国家有多重视教育,这个不用多说,同时在2016年的《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中更是强调互联网教育与线下教育的融合。

在E这个方面,随着中国每年的GDP的增长速度,其实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在增加,例如:2016年为23821.0,2017年为25973.8,而2018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063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6%。

这是全国数据,而我们可以看看我们周围,为什么“消费升级”可以产生?

如果大家收入是下降的,消费怎么升级,既然现在消费升级如火如荼,那么可以间接证明,大家还是开始变得更有钱。

而当大家都变得更加有钱,同时再有个小孩,那么一场持续十几年的“教育军备竞赛”即将拉开帷幕(身处此位,深有体会),而此时你将会体验到一个“真理”:教育,是终极的奢侈品。而各个家长会给孩子为这类“奢侈品”持续不断地买单。

资料来源:易观《中国互联网K12教育市场年度分析2017》

再来看S这个方面,上图是易观的数据,显示对中国在线K12教育的预测,整个饼还是越来越大的,但是K12教育是大概从5到18岁的范围,而很多家长相信“笨鸟先飞”。或者危机意识很足,在这场军备竞赛中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而慢慢起跑线就变成从怀孕那一刻开始,那么幼儿园前期的教育市场的饼也会变得越来越大。

所以大家可以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最后T的方面,现在录播、直播、图像识别、人脸识别、、声纹识别、在线支付等技术针对在线教育都已成熟,基本不存在无法逾越的技术性难题。

所以综上所述,即使Q(适龄人口)趋于稳定,但是P(花费)会上涨,也会导致Y(早教行业)会是一个持续增长的状态。

二、需求&获客

上面我们分析出Y(早教行业)会持续增长,但是这中间隐藏一个问题:为什么适龄人口就会产生对应的花费,是否会有转化?转化率时多少?

如果想分析这个问题,我们必须理解“早教行业的痛点是什么”。

那么家长在教育/陪伴孩子的过程中的痛点有哪些?

当我思索自己为什么会去参加金*贝、美*姆的课程时,有如下几个问题:

  1. 不知道该如何早教,不太相信父辈那一套理论;
  2. 不想陪孩子尬玩,希望能玩出花样,玩出素质;
  3. 有些知识自己不是专业,担心会有错误,比如英语;
  4. 让小朋友有一个社交的场所。

笔者认为针对前三条都能用在线教育很好的解决,同时线下培训是家长和孩子一起上课,听老师的指挥,但是很多活动内容都与当时的场地内容强相关,所以这些内容在家里陪孩子时是不可用的。

而且当时只是为了完成动作,家长很难记忆这些陪玩的内容,导致到家后还是“尬陪”(笔者认为这个词很关键)。而在线教育可以打破时间空间的界限,像学习一样有预习、有听讲、有成果展示,

比如:

  • step1: 针对陪孩子的问题,我们可以利用APP来提前让家长熟悉/掌握需要和孩子一起完成的任务是什么,大概的步骤,需要注意和引导的点;
  • step2:针对上面说的预习,也可以有个小的测试环节,确保家长充分理解并且掌握,此步骤带来的体验不一定好,非必须;
  • step3:当在陪孩子的过程中,实际硬件不一定是手机或者平板,可能是音响、投影仪、摄像头、体感游戏机等硬件,然后通过语音、手势等交方式来辅助父母将已经在APP上学习、初步掌握的游戏进行下去;
  • step4:系统可以给出总结反馈,或即时反馈结。总结式反馈反馈当前游戏成果,比方说:是让孩子认识水果,那么可以检测孩子认识水果有哪些,这样就马上知道之前教的效果;如果是让孩子进行某种健身操的锻炼,可以通过人体关键点检测技术来给出即时反馈。

所以就将之前简单的互动、陪玩,或者受到场地限制的互动、陪玩类的尬陪,变成有质量的陪伴,而且是有质量的、可碎片化学习的陪伴;其并且中可以融入素质教育的因素,就不再过度展开。

还有一层是社交。

在线教育比较难解决儿童的社交,因为他们的语音、文字交流都还没有形成,更多是通过动作、眼神和肢体接触,此时需要从线上走到线下,比如同一个小区内的在线培训者的线下社群。

知道用户痛点,也需要有渠道去触碰到用户痛点,以便获得用户。关于获客的问题,首先我们先思考如下几句广告词:

预定玫瑰送挚爱的TA

爱她就带她吃***

男士一生只送一人的钻戒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