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内部一片混乱,但谁又真的在乎呢?

编者按:各种麻烦缠身,现在的 Uber 内部一片混乱。性骚扰丑闻之后,公司开始内部整顿,为此解雇了 20 多名员工,现在多名公司高层陆续离职,据最新消息,今日,CEO 卡兰尼克正式发布内部信,称自己会离开一段时间。

周日时,Uber 召开董事会会议,商讨问题解决方案,设法扭转公司形象。针对被爆出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问题,以及印度一名女子被 Uber 司机强奸一事进行处理。此外董事会还讨论了2名高管的处理方案,一位是 CEO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还有一位是企业高级副总裁 Emil Michael。现在Emil Michael已经决定离开公司,卡兰尼克正式无限期休假。

2016年,沙特阿拉伯宣布向Uber注资35亿美元,自此之后公司再也没有获得过巨额投资。公司内部的员工士气降至低点。司机对他们的待遇越来越不满。Waymo向Uber发起诉讼,声称它窃取与自动驾驶汽车有关的机密,现在案件正在朝着陪审团审判的方向发展。

这些事情真的重要吗?由于无数的消息泄露出来,科技媒体屏息凝视,对Uber内部的各种动向做出全方位报道。一家公司体现出了硅谷的“破坏力”,现在它因为自己的傲慢而开始坠落。即使是HBO剧集《硅谷》的编剧 Mike Judge,恐怕也写不出这么美妙的故事。

如果说Uber已经濒临死亡,那就太没有根据了。从最近的财务声明看,Uber增长的光芒盖过了亏损,虽然从表面上看公司的亏损额相当巨大。2016 Uber亏损28亿美元,不包括中国业务,纵观历史,它的亏损额可能比任何创业公司都要多。正因如此,一些行业分析师预测Uber永远无法扭亏,最终会走向覆灭。尽管如此,2016年Uber的交易额仍然翻了一倍,达到200亿美元,净营收(不包括中国营收)升至68亿美元。简单来讲,虽然Uber存在诸多缺陷,它仍然在增长。

今年Uber出现了一些严重的负面消息,比如它与特朗普政府眉目传情、执行一些秘密的监控项目(包括Greyball、Hell等),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2017年的财务声明,尽管如此,Uber的支持者预测公司今年会继续增长,即使它犯下了许多错误。

Uber的一名顾问Bradley Tusk写了一篇评论,宣称“重启时刻终于到来”。 Bradley Tusk认为,坏人已被清除,卡兰尼克考虑休假,与家人共处一段时间(他刚刚遭遇了变故,父母遇到划船事故,母亲过世,父亲重伤),公司已经做好准备化解丑闻。

Tusk在邮件中说:“不论Uber的公关做得多么糟糕,消费者似乎并不关心,Lyft仍然无法追上来。”

Lyft并非没有尝试过,它还试了很多次。Uber身处困境,Lyft 抓住机会与一些大型科技、汽车公司签下协议。Lyft可以替代Uber,它安全、友好,这就是公司树立的形象。这一形象帮助公司赢得许多关键投资,估值达到70亿美元。尽管如此,与Uber相比Lyft在规模和覆盖范围上都小了很多。到目前为止Lyft只在美国运营,Uber却进入了全球600个城市。Lyft员工数量比Uber少很多:Lyft只有1600人,Uber全球员工达到1.2万。

Harry Campbell之前是一名Uber司机,他还是The Rideshare Guy的博主。Harry Campbell认为,只要公司的主要产品(打车App)继续超越竞争对手的App,Uber就会继续统治市场。他说:“所有的负面报道只会打击内部士气,让短期工作变得更复杂,但是乘客仍然可以从A点安全转移到B点,价格很低。只有很少的乘客会谈到Uber的问题,虽然我很确定他们已经读到相关的报道。乘客与Uber打交道主要是通过司机完成的。”

年初时曾经出现过所谓的“#DeleteUber”运动,它反应出Uber在吸引挽留新用户时存在一些问题,但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消费者的反对是有限的。这些日子,人们有些生气,但是愤怒并没有四处传播。没错,Lyft的App下载量上升了,但它无法以有意义的方式超越Uber。

“消费者关心的是自己。”Tusk说,“如果iPhone很棒,苹果很丑陋,消费者不会太在意的。”

对于Uber来说,问题在于企业内部,比如员工士气低落、招聘、合作,但这些问题带来的恶果多年后才能显现出来。投资者与合作伙伴关心的是企业的长远前景,就目前而言,投资回报似乎正在朝着错误的方向转化。

哥伦比亚大学商业副教授Evan Rawley认为:“对于企业来说,混乱是一件坏事,但这种事情并不罕见。例如,企业如果成为恶意并购目标,或者公司把大收购搞砸了,或者公司CEO意外离世,都会出现混乱。如果企业在市场上占据统治地位,混乱并不一定会对企业的统治力造成损害。”

“以Uber为例,在我看来,最明显的事情就是Uber需要马上调整战略,或者被迫回到资本市场。如果以混乱的状态进入资本市场,它会付出代价的。”

老实说,这是一件很讲究技巧的事,一方面内部混乱,同时保持增长,不过对于Uber来说可能并不稀奇。消费者阅读新闻,但是他们会根据即时需求做出采购决策。没错,Uber可能到处都是性歧视和性骚扰,但是用它的服务打车很便宜,因为Uber每年愿意补贴几十亿美元。

43岁的Michelle Thorpe是一名广告主管。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之所以选择Uber是因为它的服务比出租车便宜方便。对她而言,选择哪种交通方式最关心的是安全,不是企业故事。有时,打车之后她会给App截屏,分享那些想看的人。

“最近的新闻蛮轰动的。” Michelle Thorpe说,“对于听到的东西,我只理解很少的一部分,我还有点怀疑。老实说,我没有太关注。”

Uber前员工Susan Fowler声称自己遭到性歧视和性骚扰,Uber聘请法务公司展开调查,很快就会公布调查结果。2月份,Susan Fowler发表博文讲述自己的遭遇,文章瞬间造成轰动,成为Uber危机的导火索,许多人说这样的事在硅谷并不少见。老实说,性歧视、性骚扰、欺凌及其它不当行为在美国企业的各个部门都存在。Fowler决定公开是值得重视的,希望她可以成为榜样,鼓励大家站出来,看到不当行为时勇敢申斥。

结果如何呢?一些人被Uber开除了,还有一些人自愿离开。Uber对公司文化进行大规模调整。不过这些调整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只要Uber继续吸引新用户、继续向新市场扩张,它真的会很在意这些吗?

【编译组出品】编辑:杨志芳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